最近低调,不过坑是一定会填的

(狛日)想在你身边4


“索妮娅桑!看我的这款机械项链怎么样?”
“真是的,你那么大声都把我暴露出来了。”
“没关系嘛,反正大家都认出彼此了。”
狛枝笑着用手指了指身后。
 
的确……带着仓鼠的田中,身材强壮的二大,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小泉,舞会还没开始就盯着桌上的点心流口水的终里,澪田……她的头发真是太有辨识度了……就凭大家平日的交情,又带着一个系列的面具,真是想认不出来都难。
 
除了花村辉辉,他在后台做一个快乐的主厨。
 
这次的舞会学生会花了很大心思,在靠近入口的地方有两张华丽的大桌子,上面各摆着六七层高的酒杯,到时候一开场,就有引人注目的香槟表演。
 
“诶……然后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拿一杯香槟是吗?”

狛枝随手拿起桌上的酒杯,玻璃质感拿在手上很舒服。
“哼,这种东西……我见多了。”九头龙不屑地转过脑袋。
 
“不过听说这边桌子是给女生的,那边才是男生拿的,”索妮娅也拿起一个杯子,惊呼:“好漂亮~”
 
“喂!那边的,不要动那些杯子!”
“啊,抱歉~”狛枝赶紧把杯子放了回去,对舞会的服务学生展露了一个微笑。
 
接下来……就等……
 
狛枝拿出手机——上面的显示器清晰地定在了那个酒杯的位置。
 
 
日向创紧张地攥着裙摆,按他和七海的计划,妆容一定要低调——又不能让人看到自己的真容,哪怕是一点可能都不行,不然这所学校就完全待不下去了。所以他穿上了一件非常普通的深蓝色复古长裙,恰好触及地板的那种,裙上的花纹也挑了最简洁的,几朵淡蓝色的花缀在了裙边。领口开得很高——所谓日向创的底线——只是在锁骨的稍下边,还为了遮住喉结特地戴了镶着珍珠的丝绒颈带。裙子的袖口很松,戴上手套,很容易就遮掩了身材上的违和感。
 
脸部的话——自然是用面具遮住了大半,口红和粉底足够欺骗所有人。
 
在假发的选择上,也是用了最不招摇的黑!长!直!七海认为,大多数女生都会因为不会处理而选择这个发型。
 
然而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只要周围的视线有一秒钟扫过自己就会让他浑身不舒服,仿佛他们下一秒就要问:“你是男的吧?”
 
“咦?那个女生好高哦~”
哎,明明为了控制身高没穿高跟鞋的……听到旁边的议论日向创身子一僵。
 
“篮球部的吧?”
“诶说不定是排球部的呢?”
“都有可能,哈哈……”
 
呼……日向创舒了口气,既然身高还是太引人注意的话,就索性找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来好了。
 
舞会在学校的大型活动厅举办,经过学生会的装饰已经焕然一新,头顶上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温暖的米黄色光,散射在桌布上,也让桌上的食物更令人垂涎欲滴——如果日向创有胃口的话。
 
香槟表演是开场的热身,然后大家依次去桌上拿盛好的酒,舞会就算正式开始了。最初都扭扭捏捏的众人在西园寺的带动下都陆续加入了舞池。
 
跳得真好,不愧是超高校级的舞蹈家。
 
日向看到七海朝他眨眨眼,她今天穿了粉红色的小裙子,很可爱,但看起来她对跳舞并不感兴趣,相比之下还不如和新的朋友一起打一局游戏,若是新颖的社交手段他想七海是不会拒绝的。

七海的旁边,日向轻而易举地就认出了那些熟悉的身影。左右田想邀请索妮娅与他跳舞,呃……应该是被拒绝了吧,也不知道一旁的田中为什么脸那么红。
罪木还是被西园寺骂得那么惨,呵呵……
 
九头龙……不是我说,边谷山比你高了好多邀请跳舞什么的,认真的吗?!
 
日向创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只是这样远远地看着他们,就会忍不住微笑。
 
视线冷不防还是被那个白发的男人吸引,在看到他的那一秒,日向创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随之而来的是控制不住的躁动。
 
是狛枝……
 
他也戴了面具,但是他的头发——不,就算是他把头发剃光,日向创也敢保证他能认出来,那种气质除了狛枝凪斗不会有第二个人。
 
他会和谁跳舞呢?
 
一股酸涩的感觉侵蚀着身体,日向创垂下眼,想到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失落和不甘险些把自己吞没,就算没再说一句话,狛枝的一举一动依然牵连着他的心。
 
折磨。
 
“为什么不去和他跳舞?”
“跳舞……什么?绝对不要!”日向创压低声音回道,对于神座的出现他一点也不惊讶,那正是自己内心脆弱的时候。
 
“你现在可是女的。”
“那也不要!万一被发现……”
“那让我来。”
熟悉的眩晕感压了过来,日向创赶紧低下头遮住自己的眼睛,咬着牙说道:“不行,你别出来!”
 
神座出流……绝对不能被发现!
 
“……无聊。”
 
舞会的一边传来了一阵骚动,日向创转过头,一眼就看见一个打扮华丽的女生伸手想要挽过狛枝的手臂……
 
日向创“哗”地起身,直挺挺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那里摆着盛满香槟的酒杯。
 
想喝酒……
 
“美女,女生拿的酒在那桌。”
“!”
对啊!我现在穿着女装。
 
日向创面红耳赤地朝身旁的男生笑笑表示谢意,随后在另一边的桌子上拿了一杯香槟。
 
  
 
“狛枝,你今天……会和我跳舞吗?”藤原有些忐忑地问他,一双眼完全离不开他精致的脸。
 
狛枝凪斗不动声色地推开她靠过来的手,说道:“藤原小姐愿意和我这种人跳舞,我真的非常高兴,不过很抱歉,我还没找到我的舞伴。”
“是谁?”
“还没出现,我在等。”
狛枝瞥了眼她刚刚放下的酒杯,真是可惜呢,他想。
 
“什……么?”
“啊!”感觉到口袋里的震动,狛枝迅速掏出了手机,屏幕上的红点在移动。他兴奋地转头去看香槟桌的方向,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裙的身影正从那里离开。
 
狛枝的嘴角微微翘起,终于到礼物可以拆开的时候了。
 
“你说的选舞伴,不会就是用这个……”藤原不可置信地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酒杯。“你……”
“没错,很有趣不是吗?”
 
 
日向创把酒杯靠向嘴边,轻抿了一口,被自己口红的味道散了一嘴。
“呃……还真是不习惯。”
女孩子都是怎么适应的?
 
“啊,这位小姐,能请你和我跳舞吗?”
“……”
完蛋!居然忘记赶紧回去坐着了,现在……日向创心如死灰地盯着离自己很远的位子。
要拒绝吗?怎么拒绝?我不能说话啊啊啊!变声会被发现吗?
 
就在他心如乱麻的时候,邀请他的高个子男生继续发出邀请:“我是篮球部的部长,或许我们能交个朋友。”
 
“我……”就在日向创准备豁出去的时候,他悬在半空中的手被另一只手握住了。
 
“不好意思,她已经有舞伴了。”

“……”
 
????
后背突然感到一阵温暖,日向创惊悚地转过头,狛枝白皙的脸就在自己眼前,表情依旧是让人猜不透的温柔和强势。
 
他呆呆地看着狛枝耳朵上的耳钉,心跳如雷,狛枝今天真的很帅……
 
啊等等!日向创!你应该想想现在这个是什么情况!
 
“噢,那真是遗憾。”
那个男生耸耸肩离开了。
 
日向创反应过来,慌张地推开身旁的狛枝。

他为什么会来找我?
 
“吓到你了吗?抱歉,我叫狛枝凪斗,你刚才没有否定我呢,能被你接受的话真是太幸运了~”
 
狛枝……在对我笑。他感到眼角发热,就算是被狛枝拒绝了,日向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他不甘,一面挣扎着想要得到他的认可,一面又厌恶着时刻被狛枝影响情绪的自己,但是再一次看到那个久违的笑容,就算不是给自己的,也让他这一个月的努力被打回了原地。
 
日向创根本就没办法不喜欢狛枝……
 
“为什么……是我?”
日向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细一些,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狛枝的表情。
 
“是因为这个。”狛枝拿过他手边的酒杯,在杯底摸出了一个追踪器。“你拿到了我挑中的杯子,是我的幸运选择了你。”
 
日向创无语,该怎么说呢,真是狛枝的风格。
 
“等等,你哪来的追踪器……”
“哈哈……是我旅游路上捡的,因为我是超高校级的幸运,这点没什么吧。”
 
如果狛枝知道自己的幸运为他选择了一个刚拒绝不久的“男性”舞伴,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呐,和我跳舞吧,虽然像我这种人跳舞也不好,能不能赏个脸,就算教我几招?”
 
“我也不太会……”不,是基本不会!但是和狛枝跳舞的话……之前所有的担忧和警告都被抛在了脑后,日向创咽了咽口水,这种机会要不要放过呢?
 
“那太好了,你能同意我非常开心。”
“……哈?”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我不是还在犹豫吗!!日向创内心咆哮着被狛枝拖进了舞池。
 
舞会放着舒缓的圆舞曲,大概是考虑到大家的水平都一般,不敢放太轻快的曲子。日向创抓着裙摆,另一只手搭在狛枝的肩上。
 
“哈哈哈……你不用那么紧张。”
日向创的表情活像个严正以待的边防士兵,狛枝被他逗乐了。
 
我当然会紧张啊!日向创有苦说不出,他试着喘了口气放松一下情绪。
 
狛枝搂过他的腰,这种感觉……怎么有点熟悉?这种想法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鬼使神差般,他轻轻捏了捏日向的腰,还……还挺结实的……
  “唔……你!”
身前的人一双红瞳瞪着他,他的眼妆化得很漂亮,让这双眼平添了一丝妩媚。
 
狛枝感到体内有一股从未有过的燥热,他眯起眼笑着表示歉意。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过分了。”
 

狛枝的舞步很从容,相反日向创那边就有些磕磕绊绊,这样显眼的反差很快吸引了不少眼球。
  以致于七海差点把饮料倒在了游戏机上。
  还好让日向君戴了红色的美瞳,不然就太尴尬了,她想。
 

狛枝再一次放慢了舞步,有些担心地问他的舞伴:“你还是跟不上吗?”
“我……在努力……”一定可以的!我一定要……
然而讽刺的声音还是毫无防备地闯入耳朵:“跳得真丑。”
 
诶?
 
“就这副样子,还想和狛枝跳舞。”
 
可恶……我不是在努力吗……我只是个平凡人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看到他消沉下来的脸,狛枝的眼神冷了几分,把日向带到离藤原远些的地方。

“不用在意她们说的话……”
 
狛枝在对他说着什么,日向创已经听不太清了,神座的人格在蠢蠢欲动。
每当自己动摇的时候,意志是最薄弱,最容易被他控制的。这些日向创都知道,只是……还是没办法做到不在意啊。
 
“狛枝……”
“嗯?怎么了?”
“稍微……带我去人少的地方,我有点晕。”
狛枝四下望了望,赶紧扶着他走到离这里最近的门口,夜晚的凉风让日向创的思绪清醒了一些。
 
“是里面太闷了吗?”狛枝坐在他的身旁。
“不知道……”

这种温柔……真是太奢侈了。
 
“我还在想,是不是因为她们说的话伤到了你,那我真是太差劲了。”
 
别说了……
 
“啊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别问。”
“诶?”
为了堵住他随之而来的疑问,日向创做了一个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他抓过狛枝微敞开来的衣领,吻向他的唇。
 
什么嘛……原来那张刻薄的嘴,也会是这么柔软吗?日向创好笑地想着。他能感受到狛枝顿住了呼吸,似乎是被吓到了,反应生涩得像个初恋的少女。
 
“我喜欢你,知道这个就够了。”
说完,他一个手刀把人劈晕在怀里。
 
这样就没有遗憾了吧,在昏过去之前,日向创这么想着,意外地发现了这个家伙纯情的一面呢。
 

 
“完全在利用我吗……”
神座出流推了推身上的某个白毛,看着自己的一身奇怪装束叹了口气。
 
又是一个烂摊子。
 

tbc

我的小私心(´▽`ʃƪ)……喜欢看创追狛枝,忠犬花痴得不要不要的然后真的被攻的时候又各种傲娇口嫌体正直(啊我在说什么糟糕的东西)
 
下次更一些狛枝的视角,关于日向创之前追狛枝的小故事

评论 ( 17 )
热度 ( 136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