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沦陷16(长篇)

少爷枝x管家创  微黑

 

这么久没更主要是想着一定要先把这篇憋一章出来但是真的卡文了,逻辑都连不上的那种 所以憋了那么多天……

 
默默求个爱心评论(눈_눈)我会滚去更新另一个坑的(一屁股债)
 

前篇:序-2  3-6  7-9 10-11 12 13-14 15

 主页文集汇总

 

 

16.

 

[日向有事瞒着我们。]

[我也觉得……日向君自从上次招待会上回来就怪怪的。]

[不,我觉得更早。]

[……]

[他和老头子做了约定,帮助十神集团吞并XW,一旦失败,他自愿接受被当做弃子。]

[什么?!日向君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什么都没有跟我们说!]

[所以我才觉得他有事瞒着我们,而且这件事他多半是想自己扛着。]

  

 

[说不定,形势已经很严峻了。]

  

 

被当做弃子,意味着如果日向创出了事,他将揽下所有的责任,保住十神财团全身而退。七海还沉浸在震惊之中,电脑前咖啡渐渐变凉,屏幕的光亮映在她凝重的脸上。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打开网页,手指快速敲打着——

 

一周前,日向创很顺利地拿到了国外的一个服装项目,为十神财团创造了业绩的新高,而这一举动显然得罪了AM——他们之前一直是这个项目的负责公司。日向创上任短短两个多月,就已经在业内树了不少敌人,没有人在见到他的时候不被他的年轻有为所倾倒,心甘情愿地把项目交给这个男人。

 

“那家伙会不会太锋芒毕露了,十神的当家也不管管?”

“哈哈……说不定他们不在乎呢?”

男人听后哈哈大笑,用手帕擦拭着被酒水溅到的名表,他冲着白发青年挤了挤眼。“喂,这么厉害的秘书就放给他们了,你不心疼?”

狛枝凪斗轻笑着摇头,盯着他的眼神逐渐变冷,反问道:“换做你,你心不心疼?”

“那我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抢回来。”这时有几位宾客从门口走来,笑声混着音乐声环绕在耳边,他把头靠近了些,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或者,除掉他。”

“你还真是狠呢。”

“不然我也不会有今天吧。”

 

男人朝他晃了晃手上的金戒指,得意地扬眉,又朝日向创的方向使了个眼色,暗示过后才笑着离去。

 

这场招待会是为了迎接一家国际公司的入驻举办的,宴会大厅布满了酒桌,金黄的香槟层层叠叠的堆在水晶灯下,从上任到现在他已经适应了这种奢华的商业活动,心安理得地坐在靠后的位置。而日向创凭借一人之力领导的团队把AM多年来的生意抢走了,成了宴会上当之无愧的贵宾。松山那个老头气得在床上晕了两天,醒来后直接叫了他来,拿着他和松山雪的婚事威胁他——是的,他已经快要和那个女人订婚了。然而这种事怎么可能办得到?狛枝凪斗冷笑,没有人能从日向创的手下抢走那个项目,AM自己太弱,还死要面子,要不是他们还有利用价值,他才懒得管别人的死活。

 

只是那个人,那个本该属于自己的人……狛枝端着酒杯,站在一个靠近柱子的桌前,远远的,视线穿过那些不熟悉的男男女女,牢牢地定在台前一群衣着光鲜的人群中间,日向创和他的团队站在一起,不过两个月,这个男人已经恢复了意气风发的模样。没错,令他着迷的,正是这样的……举手投足都带着自信的男人。

 

当年就是这个希望一般的人拯救了自己,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日向创的身世,他以为自己终于在惊涛骇浪中找到了安全感,结果他错了,错得离谱。

 

即使这样,狛枝依旧相信日向一定对自己投入过哪怕一丝丝的感情。因为他犹豫了,那个日向创——在决心离开自己时表现出的软弱,那个表情一次次的出现在梦中,然后喘着气惊醒。他之所以会控制不住……一部分原因在于日向创的欺骗,他接受不了失去这个管家的事实,现在想想,最主要的原因大概在于他那副受伤的表情——痛苦、失措和无助,他表现得很不明显,但瞒不过和他同居了四年的狛枝凪斗。

 

看到那副样子,他就只想把他弄坏,然后重新找回那个坚强的、不被任何人掌控的日向创。

我成功了呢……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希望果然是在绝望中产生的,日向君又回来了……这样的话,之前那样的心痛都不算什么了吧……

呐,日向君,你必须要变得更加坚强,更加坚强才行呢……我父母的地下室全是陷害你的资料,而JW和AM……他们巴不得你消失,哈哈哈……我已经尽力在帮你了哦,为了你我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

 

狛枝凪斗淡然地喝着酒,偶尔和周围的同行打招呼聊两句,他刚上任不久,因为“AM集团的未来女婿”这个说法让他有了一定的知名度,面对一些人的调侃他倒是完全不在乎,相比之下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其他地方。

 

不出他所料,AM果然委托了人给日向创施压。

 

“日向先生,听说您以前是XW的一员,而XW和AM有联姻的可能,是不是意味着您要与前上司为敌呢?”

 

听到这个问题,周围的声音似乎都小了下来,日向创看了那个人一眼,回道:“我只是忠于我的公司,一向如此。”

 

“可您这样不是等同于落井下石吗?”

 “不是哦。”有些戏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抢先一步回答了他。

 

日向创顿住了,他感到身后的人群在挪动,似乎在给什么人让路,发出轻微的餐椅在地毯上摩擦的响声,紧接着他脖颈处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随着脚步声的靠近,身上血液的流动和心跳声仿佛都灌进了耳朵。

 

该死……

“狛枝先生?!”那人掩饰不住吃惊的神情,一个劲地眨眼睛暗示。

可惜对方丝毫不领情。“你的问题毫无意义,如果日向创属于我的话,我绝不会希望他除了我以外……还考虑别人呢。”

 

他心里一动,转过头再一次撞进了那对漂亮的绿眸——一如他当年在浴室里看到的那个少年,只不过那双眼睛已经找不到当时的清澈,多的是看不透的疯狂和情愫,而那些东西一遇上日向创,仿佛就会从眼膜中穿出,紧紧地揪住他的心脏。

 

“您真是……善解人意。”呵呵,多管闲事。日向创语气僵硬。

狛枝凪斗的回答堵住了刁难的人,很快,话题被周围识趣的人带走了。日向创正要离开,白发青年拉住了他。

 

“日向君,我有话想跟你说。”

“哈?”他甩开他的手。“我以为我们之间不会再有话说了。”

“抱歉……这真的很重要,和JW有关。”

 

日向创停下了脚步。

他又一次被他掌控了。

他们来到楼下花园的凉亭里,夜晚,酒店的灯光几乎被树遮盖,只剩下几盏低矮的木头路灯,藏在草地和灌木丛中,为凉亭里的人提供微不足道的光亮。日向创盯着狛枝凪斗白皙的脸,月光下他的皮肤和头发几乎是一个颜色,有一瞬间,他产生了狛枝会消失不见的错觉。

 

“呐,日向君,我总觉得你离开了很久。”

“就算在你的房间,你曾经睡过的床上……我也找不到你的痕迹了呢……”

“抱歉,你说是和JW有关?”日向创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我不想听这些无聊的话。”

“啊哈……先听我说完吧,不然日向君肯定会急着走,这种机会太难得了呢。”

日向创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靠在凉亭的柱子旁,硬邦邦地说道:“你说。”

 

“我要和AM的大小姐订婚了。”

“……”

“你知道的,我父母都已经不在了,他们生前都不管我,甚至提防着我的能力……”

 

“而日向君,你是不一样的,你陪着我的四年里,让我看到了希望。”

 

日向创皱眉。“我只是……”

“我知道你有目的哦,我不在乎。”

 

“呐,我没有亲人了,订婚晚宴……你愿意作为我的养父过来吗?”

“狛枝凪斗,你邀请我去气死你的岳父吗?”日向创笑出了声。

“所以说,”狛枝凪斗突然靠近他,一只手撑在日向身后的石柱上,他微眯着双眼,面色沉了下来。“你给AM一些补偿,我给你JW的消息作为交换,我能打入她们的内部。”

 

日向创收起笑容,迎上他的目光和他对视。他一直清楚,自己和狛枝的决裂势必引起绝望姐妹的注意,她们会假意与狛枝合作,找机会揭发自己,再想办法除掉狛枝,他没想到的是狛枝竟然也看透了这点,并且主动利用这个来找自己。

 

他的目的是什么?日向创目光凛然,这是他第一次发现,狛枝凪斗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聪明得多。

 

如果他还知道些什么呢?他对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是不是都有什么目的?

  

“比如……你们一直在寻找凶器,对吧?”

“你……”

狛枝凪斗按住他的肩,靠在他耳旁说道:“我知道的哦,你们之所以没有动JW,是因为少了凶器这个证据吧,我可以帮你弄到。”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你的直觉。”他拿出一枚硬币,在日向创的眼前示意了一下。“你的运气不比我差,不是吗?”

“可我觉得遇上你之后差透了。”

“所以日向君答应啦?”

“让我猜猜……”日向创不置可否,他微微仰着头,双手抱胸,语气带着轻蔑。“是不是松山那边威胁你如果拿不回项目就取消婚事?”

“唔……”狛枝凪斗苦笑,说道:“日向君不愧是日向君呢……”

“你还真在意那个女人啊……但是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要邀请我,明明家里爱护你的仆人不少……养父?呵,哈哈哈哈哈哈……你喜欢睡养父?”日向创的声音变得颤抖,犀利的质问中夹杂着极微弱的哭腔,但他还是笑着,眼角的一抹红晕在夜色下极不明显。

 

“我……我以为这种说法……”你比较容易接受。狛枝握紧了手,愣愣地盯着他,语气也有些慌乱:“日向君……你……很介意我结婚吗?”

  

“……”日向创叹了口气,他突然觉得这一刻两个人仿佛回到了过去,狛枝执着又小心翼翼的告白,他体会不到每次对一个年长八岁的监护人示爱是什么感受,这个青年又怎么会对自己产生情愫。然后自己……竟然真的会像一个初恋的少年一样手足无措,他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听到狛枝订婚的事情就这么失控,这根本不像对待仇人,这简直就像是被抛弃的前女友……

 

日向创凌乱了,他只能默默地任由狛枝的手环上他的腰,衣领被打开,狛枝低下头,深深的吻在他的锁骨上,柔软的头发蹭着日向创的脸,就像一只乖巧的大犬,而狛枝抓在他衣服上的手又那么紧,好像他只要一放松怀里的人就会丢掉似的。

 

“我们现在……这算什么?”日向创轻笑。

“过一会儿我只要喊出声,XW的总裁就要以强奸罪坐牢了。”

 

狛枝凪斗停下了动作,半晌,他抬起头,微微一笑,眼底滑过一丝狠厉。

 

“就算是交易吧。”

 

日向创眸中的笑意更深了,他就知道,幻象终究是骗局。

 

tbc

 

评论 ( 37 )
热度 ( 82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