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蚀

600粉 @霖梓秋 的点文,病娇狛枝追日向的校园题材,大概6600字左右,第一次尝试写病娇感觉很有难度卡了好几天orz

大家的点文还真是手下不留情呢(「・ω・)「
  

ooc真的就是……还是预警一下吧

不好吃千万不要打我嘤嘤嘤(눈_눈)

 

个人主页文集汇总 

 



 

0.

 

在日向创的记忆中,从高二开始,他的人生就像一颗刚戳破的气球,噗嗤噗嗤的在房间里埋头乱撞,一直到现在,他高三,再过一学期就高考了。

  

“你最好别离开教室哦。”

他点开七海的消息,一张图跳了出来——在学校的公告栏上,原本正正经经摆着《预科班代表日向创的演讲受到好评》的地方,被人用红色彩笔恶意地写了几行字:

  

日向君是我的男朋友呢,如果再有不识趣的垃圾靠近他的话,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哦~

  

“哈?!”

日向创心里陡地一沉——这腻歪的腔调、带着浓浓的病态以及生怕别人看不出他内心阴暗的波浪号……他几乎可以想象到那家伙唇角带笑,站在公告栏前,拿着笔狠狠地将诅咒划到照片中那个女生的脸上——

 

为什么……为什么他又这么做了?

 

  

“看,日向同学都站起来了……”

“好可怕,遇到那种事情……”

“难道是之前那个……他不会真的……”

  

“……”他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尴尬地坐了回去,故作镇定地捏着手中的笔。日向创低着头,提纲上的字早已变为没有意义的符号,他看起来很冷静,只有粗重急促的呼吸声出卖了他。

  

 

1.

 

在希望之峰学园,本科班和预科班向来是表面上井水不犯河水,私底下互看不惯的两个群体,而预科班的优等生日向创是个例外。

  

他向往本科班,甚至和本科班的七海千秋有着深厚的友谊。

  

外貌上并不出众的日向创意外的容易交到朋友,他性情温和,积极上进,是极少数能在本科班和预科班之间都能吃得开的人。至少在他遇到狛枝凪斗之前,他都对自己的状态比较满意。

  

“哈……区区一个预备学科,该不会妄想着进本科班吧?”

 

那是一次学校组织的登山春游,中午大家聚在休息处吃饭,和本科班熟络的日向创自然就去找七海她们聊天。在此之前他没见过这个人,白发的俊美少年看着他——就像在看自己便当里出现的苍蝇。

 

“喂,日向过来找我们,跟你没关系吧?”

 

九头龙语气不善,其他同学也都站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低气压,日向创捏了捏手指,盯着那个泰然自若的少年,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家伙毫不介意被针对。

“啊哈哈……只是看到身为希望的大家和预备学科混在一起不爽而已,某些人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呢,”他笑着用那双晦暗的眼睛注视着日向,看不清情绪:“不是吗?”

 

“让我揍他!”终里撸起袖子就要过去,被二大死死地拽住。

“冷静点!狛枝,你这样说太过分了。”

 

他的本科班朋友替他打抱不平,视线齐刷刷地聚集过来,而日向创却只能做到迎上那家伙的目光,坚定不移。他说得没错,日向创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想要才能和友谊的人。

“日向君是我的朋友。”没等他开口,七海千秋就把日向创拉走了。

  

 “他是谁?”

“狛枝凪斗,他不太好相处,我们班同学都拿他没办法,”七海皱着眉说道:“别放在心上。”

“我没事。”

 

他抛开心里那点自卑的苦涩,自我安慰着这辈子都不会再和狛枝凪斗有交集了。可笑的是,命运似乎不如他想象的温柔。

 

狛枝凪斗晕倒在了路上,作为唯一一个因为“水壶忘了拿”回去并发现他的同学——日向创简直想原地失忆。

 

他给老师打了电话。

“他怎么样?”

“应该只是低血糖晕倒了……”

听了日向的话,对方敷衍地关心了几句便把这个麻烦全扔给了他,狛枝的脸色惨白如纸,他叹了一口气,不禁感叹这家伙做人是有多失败。

 

等他气喘吁吁地把人背回了医务室,忙着喝水擦汗的时候,才注意到病床上的狛枝凪斗幽幽地看了他一眼,那感觉……似乎和之前的不一样了,日向创疑惑地望去,对上一双紧闭的眼眸。

 

“……”但愿他刚才是看错了。

 

校医问他:“你是他的同学吗?”

“不,我不是。”

 

校医大妈头也不抬,眼珠意味深长地向上一翻,从眼镜架和脸的空隙中盯着他,日向创被这股诡异的视线弄得浑身不自然。

  

“怎……怎么了?”

“你是他男朋友?”

“不!才不是……怎么会这么想?!”

校医耸耸肩,说道:“据我所知,这家伙是不可能有朋友的,他性格太古怪。”

“……”日向创低头看了一眼湿透的衬衫,医务室里的风扇还没吹尽他身上的暑气。他轻咬嘴唇,最终还是嘀咕了一句:“总不能放他一个人在山上吧……”

 

“你不知道,他可是超高校级的幸运,死不了的。”

“……”这话听起来并不舒服,日向创皱眉:“也许吧。”

  

现在想来,狛枝凪斗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他日向创。

 

2.

他不知道狛枝凪斗是怎么找到他的。

 

“呐,预备学科,这么晚进食堂是没有好菜的呢。”

“呃……狛枝?”

日向创和同他前往食堂的同学面面相觑,面对同伴惊讶的眼神他尴尬得不行。你怎么会和他交朋友?不不不我跟他不熟,真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边那个预备学科,对就是你,我和日向君已经约好了以后都要一起吃饭了呢,单独的哦,你还要待在这里吗?”

“喂等等……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这样对别人说话太过分了吧?”

 

他的同伴被狛枝凪斗阴森森的样子吓呆了,日向创心里一阵火大,他向前跨了一步挡在前面。

 

然后那只白毛的表情在瞬间变得温柔,还带着点匪夷所思的沉醉。

 

“呐日向君,我有话想跟你说。”

 

站在食堂门前,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他们,玩味的视线聚焦在他们身上,日向创只能无奈地转头对同伴说了句抱歉,对方点点头,看样子已经想溜想很久了。

 

 

“你想说什么?”

“和我交往吧日向君。”

“哈?”日向创捡起掉在盘子上的筷子,瞪大了眼。“你……指的是朋友吗?呃对……我们可以互相做个介绍,只要你友善点的话我还是能接受与你交朋友……”

 

“不,是男朋友哦~”

“???”日向创还没能理解状况。

 

狛枝漂亮的大眼睛紧紧地看着他,他把身体朝日向倾去,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像我这种渣滓,能够遇上日向君这样的希望……真是太幸运了!抱歉……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日向君……”

 “等一下……”日向创连忙伸手挡在他面前,他被这一大串扑面而来的告白搞懵了:“狛枝……我是说,我……你不是很讨厌我么?说我是预备学科什么的……”

“果然……我这个垃圾伤害了日向君呢……”狛枝凪斗绝望地扯出一个微笑,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餐刀对准了脖子。“呐,日向君你会原谅我吗……”

“喂喂喂!你从哪里搞来的刀啊!狛枝你冷静一点,我不在意的,总之……先把刀放下来啦。”

狛枝空着的一只手立马抓住了他,手心的温度有些冰凉,他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那……日向君答应和我交往吗?”

“……我们需要互相了解。”

“我知道哦,日向创,预备学科,年龄17,身高179厘米,体重67千克,胸围91厘米,喜欢穿的胖次……”

“停!停停!”他涨红了脸。“你……你怎么只知道这些?!不对,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不止哦,有关日向君的一切我都了解一遍了,如果你还想听我说你的事迹的话……”狛枝翻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我都有做准备了呢。”

 

“……”

 

他还是拒绝了狛枝凪斗,匆匆拿起自己的包逃离了食堂。

 

3.

 

“日向同学,这是有人送给你的礼物。”

“啊,谢谢……呃……”

他接过同学递来的盒子,印有淡粉色的樱花图案,看着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少女气息。谁送的?日向创一头雾水。他往教室外面望,看到走廊上的狛枝凪斗,对方一脸春风地凝视着自己,纤细的手臂搭在窗台上,四月的风携着校园里的花瓣飞舞,将少年温柔的身影框在了画中。

 

日向创吞了吞口水,抛开一切不说,狛枝凪斗真的白长了一副好皮囊。

 

“日向同学,他是不是就是那个狛枝凪斗?”

“……是。”

 

他转过头,这才发现周围同学那股诡异的视线,正不安地在他和狛枝之间来回。

 

莫名的有些火大,日向故意朝狛枝挥了挥手,露出友善的微笑。

 “谢谢你,狛枝。”

 

他看到狛枝眼里的光,毫不掩饰的喜悦,日向忍不住翘起嘴角。

 

“……”天,如果不是后来日向创在狛枝送来的每一个草饼里都发现了小纸条的话——“和我交往吧日向君”,他或许不会犹豫和这家伙成为朋友。

 

 

4.

 

“呐,日向君,你可以只看着我吗?”

“那些人根本不配和身为希望的日向君说话吧,乖乖做希望的垫脚石不好吗?”

 

日向创觉得狛枝凪斗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根据他的了解,狛枝似乎很早就一个人生活了。父母双亡,再加上自己的才能,让他变得十分古怪,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日向常常会想,狛枝为什么会喜欢自己,难道只是因为救了他一命?不太可能,他不明白狛枝到底看上自己哪一点。可能是因为那个友善的微笑,让那个白毛误会了什么,之后的日子里,狛枝对他的追求变本加厉。这家伙仿佛装了个“日向雷达”一样的东西,随时随地,在任何方便的不方便的时候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追求他的手段也从最初的献殷勤变为越来越极端的控制,那令人不舒服的言论就像毒贩子递出的糖果,试图把他也拖入自己的世界,囚禁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与世隔绝。

 

日向创感到害怕,但是又无法解释每次看到狛枝受伤的眼神,听到他自暴自弃的话语,内心的烦躁又是怎么回事。

  

他想,他可能是在通过拯救狛枝来拯救自己的梦想,他梦寐以求的才能和本科班——而狛枝正好是本科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让他放任狛枝就这么堕落下去,他做不到。

 

而他同样做不到改变狛枝。

  

“你……你干什么?!”

游泳课前狛枝凪斗闯入了他的更衣室,日向创吓得尾音都破了,抱着件刚脱下一半的衬衫活像个差点失身的良家妇女。

 

“日向君,今天我看到那个垃圾送你东西了呢……”

“她只是把涂改液借我了!你为了这件事就闯进来??”

“只是涂改液也不行哦,日向君缺什么的话,我可以给你。”狛枝的手“啪”的撑在日向身后的墙板上,将他禁锢在自己身前,暗绿的瞳孔幽深难测,他放低了声线:“是日向君的话,我愿意付出一切哦,包括我的生命也无所谓……”

 

“喂!你疯了吧?!”日向猛地推开了他,他的语气不太好:“莫名其妙跑进来说这些,在你眼里我就是你的所有物吗?除了你自己,你对别人的感受都不在乎吧?!”

 

狛枝沉默了,他注视着日向创,双眸逐渐恢复澄澈。半晌,他轻轻开口:“不,我没有自己的感受……”

 

“但是我会试着考虑日向君的感受的。”

 

一直到狛枝走出去,上课铃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日向创才回过神来,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5.

 

 

自那之后,狛枝确实消失了一段时间,日向创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一开始他总是会走神,禁不住去想狛枝在做什么,每当这时候他的内心又会无比的纠结,在“担心狛枝”和“没了狛枝而轻松”两个念头之间辗转,进而演变成“我不会真的喜欢他吧”“我是变态吗”的自我唾弃,他无数次在七海面前想起狛枝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所幸这种状态没有持续很久,高强度的学业抹平了情感上的起伏,日向创的生活似乎又回归了正常。

 

高二结束的暑假第一天,日向创跟着同学去了酒吧,好不容易学期结束,放松是必要的。

 

“日向同学,我可以坐你的旁边吗?”

“可以。”

当班里最小巧可爱的女生压着裙子小心翼翼地在他身边坐下时,日向创依旧没有想到狛枝,天知道两个月前他还是个不能和任何人有密切接触的监控对象,尤其是对他有好感的女生。两个月的时间让日向创一下子放松了,狛枝凪斗,似乎就是一场梦。

 

可能是他喝得有点多,才会看见那个妖媚的钢管舞女郎踩着高跟鞋(她似乎高过头了)走下舞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走过来,白皙的大长腿晃得他有些刺眼,接着腿上一重,一股香水味近在咫尺。

 

日向创眨眨眼,对上女郎的眼睛,吓得酒全醒了。

 

“狛……”

剩下的话淹没在一个火热的吻里,他的脑子像是经历了一场龙卷风,傻傻的任由那双手在自己身上吃遍豆腐。他好像听到了人群里有人认出了狛枝凪斗,听到了他们的尖叫,听到了自己内心绝望的哀嚎,以及狛枝说话的声音。

 

“我有好好努力过了哦,考虑日向君的感受。”

 

他为数不多的理智终于想起左右田硬塞给自己的杂志,封面上的脱衣女郎……

   

死了算了。

  

 

 

6.

 

时间回到现在。

  

当初他拼了命的否认,只求在学校里获得一丝尊严——他忍受不了一进校门就要被指指点点,被谈论,被孤立。九头龙带着他的下属压着新闻部的人,才没有让日向创的丑闻登上学校报纸的头条,可人的嘴是控制不住的,纵使是日向创经营多年的人设,在八卦面前依旧不堪一击。 

 

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他咽下了所有,将对他的侮辱转化成学习的动力,就在那些令他难堪的声音渐渐稀疏的时候,狛枝的举动无疑是一颗炸弹,顷刻间毁了一切。

 

现在,日向创成了全校皆知的笑柄。

 

“太过分了!喂日向,我帮你去揍他!”

“那些家伙也是……没有同情心吗?”

……

当狛枝走进班级的时候,他的同学们围在靠近讲台的一张课桌前,桌旁坐着的那个人抬起头,与他对视。

 

左右田第一个忍不住跳过去,抓起他的衣领:“你这个混蛋都干了些什么!”

“放开他吧,我跟他说。”日向创面色铁青地拽过狛枝,拖着他的胳膊走出教室,他特意避开了人多的地方,最后选择了一间空着的实验室。

 

一路上,狛枝一句话也没说,甚至默默加快了脚步跟上他。

 

“日向君……”

“如果这是你的目的,那你已经达到了。”

 

他背对着狛枝,声音平静,实际上,他也没有力气了。

“你成功地毁了你最讨厌的预备学科,恭喜你,狛枝,我被人孤立了,你是不是很开心?”

“日向君你在说什么……那些人,不是你讨厌的人吗?”狛枝微微睁大了眼,他不明白日向的背影为什么看上去那么脆弱,那里……明明是他曾看到过的希望。

“他们不是真心对待日向君的是吧?之前他们做过那么多过分的事,日向君心里也明白的,我想考虑日向君的感受,如果你不敢的话就由我来好了……”

“所以……所以……”日向创转过身,心跳骤然加快,他想到了什么,顿时感到背脊发凉。“所以之前学校里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是你干的?”

“嗯?”狛枝顿了一下,点点头:“是哦,小臂骨折、乐透中奖卷泡水、情侣分手、考试作弊被处分……这些惩罚比起他们对日向君做的事根本不算什么吧?”

“那隔壁班去野外差点出车祸……”

“可能因为我刚好在附近,但我什么都没做哦。”狛枝无辜地摊手,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如果太过了会惹日向君生气吧。”

“哈?”

 

他不可置信地瞪着眼,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最荒唐的笑话。

“上次那个给日向君送花的女生,在背后说了难听的话,我听到了哦,所以想替日向君赶走那些人。”

日向创轻轻摇头,脚步向后挪了一下。

“日向君只要看着我就够了,因为我是永远不会伤害日向君的啊……”

“离我远一点,狛枝凪斗。”他推开了狛枝贴过来的胸膛,万念俱灰。他不该抱有希望的,他恨自己的心软,也恨这个人。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离我远一点。”

 

 

7.

  

盛夏,日向创离开校园,跨上单车,身后是欢腾的毕业庆典,彩色的气球在风中微微摇晃。

 

他用力地踩着脚踏,直到鼎沸的人声渐渐被蝉鸣取代,破碎不堪的心灵才感受到了一丝慰藉。成绩单下来的时候,他足足定住了两分钟,耳边同学们的交谈声都听不见了——这段日子里,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不知道是谁偷偷在背后看了他的成绩,引起了一小阵轰动,紧接而来的……他记不清了,可能有人安慰他吧,也可能没有,他只记得自己手上的汗浸湿了那张纸,随后他像个行尸走肉一般过完了毕业流程,然后狼狈地离开了那个学校。

 

他关掉了自己所有的通讯设备,跑到附近的宾馆开了房。

 

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不知道七海因为三天没联系上自己而担心,焦急地寻求九头龙的帮助,那些他仅有的朋友——他都忘了自己还有朋友,所谓的预科班同学都披着一张温和的面具,他拿真心待人,却被他们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日向创苦笑,笑着笑着,终于,他的眼圈红了。

 

狛枝凪斗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日向创。

 

“日向君?”他皱着眉,想要去扶他,手伸到一半又停住了,尴尬地收了回来。“你还好吗?”

 “你……怎么会……”

日向盯着他,事情变化太快了,他不知是该先表达出对狛枝出现在这里的疑惑好,还是先惊讶于对方某种从来不存在的“绅士”行为。

 

“只是随便在地图上碰碰运气,真是幸运呐,在这里看到了日向君。”

日向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狛枝竟然看上去有一丝紧张,他抿了抿唇,似乎在平复心情。“因为觉得日向君可能需要陪伴……本来想报地址给七海的,但是……哈,我还是做不到呢,所以就自己来了。”

 

“果然……我应该考虑日向君的想法才对,我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你不想看见我的吧,像我这种渣滓只会把事情办糟……诶?!”

 

眼眶越来越红的日向创猝不及防地扑进了他的怀里,热乎乎的,还带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狛枝小心地伸手,试图环住他的身体,日向没有拒绝他。

 

“我想复读。”

“嗯?日向君的话,一定可以振作的。”

“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不会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

“在绝望中挣扎的日向君依旧那么帅气呢,那我就陪着你复读。”

“你?”日向创挑眉,“你的成绩想去哪都行,干嘛想不开。”

狛枝凪斗认真地看着他,说道:“我想和日向君上同一个大学,而且把日向君一个人留在这里会被人抢走的。”
  
其实有些东西还是没变,比如狛枝一如既往的占有欲,只是他学会了收敛,最初级的那种。

他扑哧一声笑了,随即板起脸:“不许再给我做那些事了。”

“嗯好。”

 

两个人就这么维持着拥抱的姿势,狛枝的手还放在他的腰上,不敢乱动又舍不得收走。

 

他忍不住问道:“日向君,所以我们……这是算在交往了吗?”

日向创轻叹了一声:

“其实我早就猜到你会来了,就想着……刚好。”

 “诶?”

 

他狠狠地冲着那张迷糊的俊脸瞪了一眼。

 

五秒钟后。“所以……日向君是为了我开的房吗?这是在做梦吧……我会不会明天一起床就被陨石砸死……”

 

如果这神神叨叨的毛病也改掉就好了。

 

 

 

end

 

我不会告诉你们其实我无数次脑补了be_(:з」∠)_

感觉日向也有点病了?
  
嘛只要他们能好好在一起,感觉……也算he了,毕竟我老在黑化的路上试探(努力地加糖)

 

 

 

 

 

 

 

 

 

 

 

   

 

 

 

 

 

 

评论 ( 12 )
热度 ( 124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