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低调,不过坑是一定会填的

【狛日】沦陷 13-14(长篇)

少爷枝x管家创

临近期末感觉又要忙起来了,挤时间慢慢更,长篇容易忘剧情什么的真的好麻烦,本章应该是个转折,我感觉创要黑? 

     

前篇:序-2  3-6  7-9 10-11 12

主页文集汇总

13.

 

 

日向创走进属于他的房间——十神家给他安排的卧室比原先的足足大了一倍。欧式风格的米黄色墙布,配上深红色的地毯,床上的印花被褥隐隐散发出薰衣草的香气。他坚持选择了这里,毕竟这已经是整个房子里最普通的一间卧室了。

  

日向创把门关上,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垮了下来,他随意地把包放在桌旁,拿起桌上的水灌了两口就脱衣服进了浴室。

  

他的房间配带浴室和厕所,外加一个单人的浴缸。日向创闭上眼睛,任由哗哗落下的水流渐渐没过他的身体。

  

下身那个隐秘的位置还在作痛,早上他草草处理了一下就赶过来了。日向创不可避免地又回忆起那些细节,那段记忆遥远而模糊,仿佛不是发生在昨天。狛枝凪斗用一个夜晚毁了他的一切——他的尊严,他对那里的一丝留恋,以及他所有乱得神座出流都理不清的感情。

  

他现在真的和XW一刀两断了,老管家一定不会放过他。

  

恨吗?好像已经恨不动了。之前狛枝凪斗还对他好的时候,日向创总是狠不下心——对,他承认,他是犹豫了。可现在他已经没有这个困扰了,XW又一次伤害了他,他却只想逃走,或者等待命运。

  

真可悲。

  

他机械地清洗自己的身体,一遍又一遍,期间还换了一缸水,等他慢吞吞地从浴室里走出来换上衣服时,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

  

“日向先生,您的衣服。”

“谢谢。”

女佣将一叠整齐的西装制服递给他,并告诉他晚饭的时间快到了。制服是十神总裁特意为他量身定制的,和财团的员工风格统一,一件黑色一件白色。

  

日向创刚到这里,他的事情还不是很多,昨天他放了那个司机一晚上鸽子——可怜的小伙子只能把车停在附近睡了一晚。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好在十神家的人个个都很识趣,对于日向创的反常司机一句都没有过问,十神总裁只是瞥了他一眼,面对这位生意场上的大佬他不自觉地捏了一下手指,正要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没想到对方直接切入了正题。

  

他们没有问过任何日向创和XW之间的事情,似乎他们早就知道些什么,或者看出了什么,反正日向创不认为他们这是单纯的在尊重自己的隐私。

 

心下一凛,他摇摇头把一个可怕的想法甩出去,人在经历过各种想象不到的可怕事之后总有些神经敏感。

 

[还习惯吗?]七海给他发了消息。

[嗯,十神家对我不错。]这是实话,当然可能也有隐情。[JW那里有动静吗?]

[还没,我们会持续监视的,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已经和狛枝凪斗……]他斟酌了一下,“结仇”这个词听起来在外人眼里似乎太小题大做了,[谈崩了。]

[诶?!]

[总之,我和XW不会再有合作了,狛枝家曾经的管家知道我的底细,他一定会报复我的,七海,抱歉,计划……被我毁了。]

对方很震惊,极快地回了过来:[你现在就要和XW为敌吗?!在我们还没有掌握JW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他们很可能联合把你送进监狱!]

 啊!

他觉得自己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从未有过的兴奋感像电流般袭过全身,七海的警告反而刺激了他的斗志,日向创迅速在手机上打着字。

 

他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这种时候不试试怎么知道会不会反转呢?

  

[对,而且我刚刚发现也不是没有胜算。]

 

他的心砰砰直跳,在他意识到自己是有多期待这场博弈的时候——一切不再是无聊地遵循他的计划,他感到自己体内有某种东西苏醒了。

  

  

   

 

14.

 

 

狛枝凪斗从公司一回来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年近七十的老人精神了不少,坐在露台前喝着茶,见到他来,曾经的老管家站起身。

 

“呐,看来退休生活过得不错?”

“我很好,谢谢少爷的关心,”老人看着他,摇了摇头,“您看上去缺乏休息。”

狛枝不在乎地耸耸肩,让女佣添了茶,拿了些点心,两个人坐在露台上看着小花园的月季。

 

“我觉得,你会有话跟我说,”年轻的少爷脸色依旧苍白,眼下还有着淡淡的黑眼圈,显得那双眼睛愈发邪魅,“而且是关于日向创的吧,老实说,当初让一个不认识的人突然负责XW的大小事务真的让我吓一跳呢。”

  

“少爷认为呢?您觉得我为什么会这么做?”

“嗯……不会是监视吧?”狛枝凪斗挑眉,“监视我?还是监视他?”

老管家深吸几口气,他动了动嘴唇,颇为凝重地盯着狛枝。“我不知道您还有没有印象,十四年前的那场凶杀案,我们XW被牵扯进去的案子。”

“我记得,”狛枝点点头,“啊哈……那时候家里乱成一团,想忘记都难。”

“那时候我们被诬陷违法进行人体实验,并且实验失败整个实验室的员工都死了,外界对我们的质疑铺天盖地,老爷和夫人每天都顶着巨大的压力,花了好多钱请律师、走关系,甚至还要压住媒体无底线的报导,万幸的是,警方一直没有找到决定性的证据。”

 
老管家的声音渐发颤栗,他继续说了下去,没有注意到狛枝凪斗靠在下巴上的手指,那是他认真思索的习惯性动作。

  
“我们没有告诉您,因为这太残酷了,那时候您才四岁,”老管家痛苦地看着他,说道,“而这之后,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跟您说,也许……是我一直没有胆量告诉您。”

  
“所以事实是……”狛枝凪斗打断了老管家的自责。

“事实是,这场人工实验是JW举办的,他们穿着疑似我们的工作服,甚至用我们的公司名字做了伪装,就是预防事情败露可以把罪名安在我们身上。”

 
他呼吸一滞。

“日向创就是实验品,他就是JW一直在研究的人工希望‘神座出流’,并且也是这场凶案的凶手,但他一直认为是我们做的实验。”

 

“这之后,JW拿日向创和她们准备的假证据威胁我们,我们只好用一个分部的资金管理权封住她们的口,我们曾经试图笼络日向创,帮他逃到了国外——但是他不相信我们,那家伙不相信任何人。老爷夫人死后,JW对我们虎视眈眈,您还不足以应付她们,所以我才冒险去寻求日向创的帮助……用了一些手段,我知道他也恨JW,她们一直用这个把柄栓着他。”

“但是一旦他对我们的恨意超过了JW,他们联合起来将对我们非常不利,这也是为什么我听到他离开XW会紧张的原因。”

狛枝的瞳孔猛地张大,眉毛重重的压了下来,一缕刘海掠过他阴沉的眸子。从水车上落下的流水声离他越来越远,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退开,什么都感觉不到,只剩下他一个。

 

“那时他才十二岁……”

“他的能力远远不止,您应该多少有些体会。”
  

 狛枝凪斗看了他一眼,又移开了。

  
“我知道您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件事请您一定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今天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老管家从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他,又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这是地下室的钥匙,仅此一把,有空的话……您自己去看看,然后我们再商量后续的事情。”

说完,他礼貌地和狛枝告别,白发青年深深地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Tbc

 

 

接下来是给没看懂的朋友(哭,或者说也给自己理一理):

 

日向创的说法:

  

XW把他拿去做实验,JW杀了XW的员工,自己被诬陷成凶手,被迫陷入两个集团之间的利益冲突之中。

 

所以,这两个毁了他人生的罪魁祸首他一个都不放过。

  

老管家的说法:

 

JW做的实验(诬陷是XW做的),日向创是凶手,日向创以为是XW做的实验所以恨XW,JW借着这个把柄利用XW和日向创谋取利益。

  

所以,两边都要提防着。

 

 

 

当然,谁真谁假很明显啦~

 

 

评论 ( 11 )
热度 ( 111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