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沦陷12(长篇,本章车)

521以及520的贺文,还有500fo的小回馈, 500粉就不开点文了,手里的坑太重了orz。

写给没追这篇文但是关注我的:

如果大家没晕车的话,考虑600fo点车  一直有一个在我主页所有文章里选一篇开车的想法,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貌似我还得多写点其他设定小短篇才行

  

前篇:序-2  3-6  7-9 10-11

主页文集汇总

12.

 

暴风雨来得猝不及防。

  

  

就在他们紧急筹备着三天后的宴会时,XW集团的一个重要分部出了差错。

  

“所有的资金都被冻结了,不知道是谁搞的……我们竟然没有权限解冻,如果两天内没有解冻或者拿到足够的资金的话……”总经理脸上冒着冷汗,他喘着气,摇了摇头。“我只能说……我们的股票就完蛋了,所有的赞助商都会解除与我们的合作。”

  

 

“冷静点,我们刚刚已经知道了,被冻结的只有那个分部的资金是吗……”

  

狛枝凪斗迅速看了一眼银行记录,他咬了咬下唇,眼中渐渐布满了阴暗的戾气。

  

“如果现在出现了巨大的资产亏空,那您就必须签订与松山家的婚约,未免也太巧了。”

 

日向创捏着手里的资料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腿,落地窗外,市区的街道堵着一排排汽车,极其缓慢地向前挪动。

  

“日向君怎么想?”

“……”

  

日向创心里已经有了底。JW果然出手了,这一环很重要,但是他不想马上说出来。男人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问道:“您怎么想,少爷?”

  

“冻结资金的是JW,我才知道我父母当年把这个分部的控制权给了他们,真奇怪,我原来以为这件事只有AM,没想到他们竟然合作了。”

  

日向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您对JW了解多少?”

  

“我没什么了解呢……只知道是个孤僻的集团,几乎不和别人合作,谁知道他们居然也对XW感兴趣。”

狛枝耸耸肩,故作惊讶,实际上他早就从日向创的电脑中获知了绝望姐妹的事迹。

  

说起来,他很好奇日向创要怎么应对。

  

于是他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问他的管家:“我该怎么办呢,日向君?果然……和松山小姐结婚的话就没那么多问题了吧?”

  

“……”日向创立刻朝他望去,看到对方眼里带着玩味的笑意,才发现自己被调戏了。

  

“您如果喜欢的话,我应该去给未来的少奶奶发个简历,顺便给您装修一间更大更温馨的房间。”

 

“哈哈哈……没有啦日向君,我不会同意那个婚约的,我一直说的啊,我最喜欢的还是你,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没有……”担心,日向创无语地闭上眼睛,好像这种没有意义的谈话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好在狛枝凪斗只是笑笑过去了,没有深入。

  

 

“少爷,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嗯?”

“我可以去争取一下十神财团的资助,”日向创绷着脸,脑海中飞快地计划着。“少爷,请记住我的话,绝对不要顺着JW走,那是一家不择手段的财团,所以我想除非我们有一个JW也不敢惹的财团的支持……”

  

“而且,我和十神白夜是大学同学。”

  

 

狛枝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他当然知道如果能得到十神财团的合作,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十神家是整个商业界的魁首,只要是他们投资的项目,从未失手,可以说是风向标一样的存在。

  

但是日向创和十神白夜竟然真的认识……这一点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少爷?”

“啊……如果是你的话,不要担心,放手去做吧,我相信日向君。”当他看到日向创的脸时,所有的顾虑都化作温柔的春水,嘴角不自觉地牵起轻盈的弧度。

  

“XW就是你的筹码,我有你就够了。”

  

  

  

日向创坐在十神家宽敞得过分的大厅里,就算是他,面对十神白夜的父亲还是感到有些紧张。

  

他准备了整整一天,将XW的优势和前景数据图都整理好了,又仔细推敲了一番说辞,这才联系了十神白夜。

  

他问日向创:“你准备好了吗?”

“嗯。”

十神白夜扶了扶眼镜,镜片反光之下隐隐透露出锐利的神色,两个人默契地点点头。

  

日向创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依旧完成了一位优秀的管家该有的表现——完美的形象、完美的谈吐、完美的气质。果然,就在日向创头头是道地跟十神家总裁列举XW的好处时,对方听都不听,只是一个劲地盯着他看。

  

日向创强压下心中那股微弱的抵触心理,像是悲哀与苦涩,恐惧和兴奋杂糅一体,透过一丝裂缝正在他心里最隐蔽的角落幽然生长着。他不自然地喝了一口水,提高了声音,用一个笑容封印住了那个裂口,找回了应有的状态。

 

  

他成功了。

  

“合作没问题,我会帮你们填补资金的空缺,你也不用再说了,我的条件只有一个——你来做我的秘书。”

  

他本该高兴才对,可他觉得心里的那道裂缝又被撕开了,那些桎梏着他的情绪不受控制地倾泻而出。

 

  

  春天的雨细而延绵,晚上八点,日向创站在狛枝家门口,他就这么靠在墙边,雨点柔软地飘在他的身上。手机发出微弱的光,男人划着屏幕浏览群里的信息,半晌,他叹了一口气。

  

日向创:[JW能拿到XW分部的经营权限,我推测是她们手里有XW的把柄,应该是和XW进行过某种交易。]

  

七海:[你一走,她们很快就要有动作了。]

  

“是啊……”他出神地看着路灯照射下密集的雨线,鼻腔里满是路边草地湿漉漉的味道,心里却空落落的,仿佛被掏出了一个大洞。

  

这就是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没有多少时间了,绝望姐妹既然视他如眼中钉,日向创就将计就计看看她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而且XW的证据他们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继续呆在那里也没什么意义。如果投奔十神财团——至少日向创有了调查JW的自由,不用费心陷入到AM和XW的破事中去。

 

这是个很冒险的计划,却也是缓兵之计。

  

七海:[不过你们竟然能够料到条件是日向君,十神先生算不算也被利用了一把呢?]

十神:[哼,那个老头的心思简直太好猜,放心,他知道的也不少,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苗木:[那下一次聚会就定在日向前辈到十神家的第一天晚上好了,正好我们商量一下对策。]

十神:[在那之前,日向你尽量稳住狛枝凪斗的情绪,现在还不要激化你和XW的关系。]

 

日向创望了一眼狛枝家的大门,别墅内还亮着暖黄色的灯光,依稀有人影晃动,偶尔传来模糊的说话声音——那大概是家里的佣人,他们各司其职,就好像日向创不在的时候——他们依旧能够照顾好这个家,而无论如何,很快,这幢房子里的人就必须适应他的离开。

 

还有狛枝凪斗……

  

灯光打在他的瞳孔上,他眼中映出的光芒静静地颤抖,接着一滴雨从发尖落下,模糊了视线,日向创眨着眼睛回头继续背靠在墙上。

 

十神:[日向?]

日向:[好。]

 

他本来想回“我尽量”,鉴于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只会引起十神的怀疑,日向创还是做出了正面的回复。

  

天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没底。

 

早在多年前他就计划着各种离开XW的情景了,一周前他就知道自己会去十神家,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日向创反而感到无措。

  

他像个做了坏事的下属纠结着,该怎么跟狛枝凪斗说明这个问题,类似于——“少爷,这是为了XW,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作为管家,这是我最好的退场方式,”或者“少爷,您要以大局为重,之后您会有更好的管家,现在十神财团的投资机不可失,”实在不行来硬的?“少爷,请您尊重我的选择。”

 

对啊,他为什么要考虑狛枝凪斗的想法,他只是狛枝的管家,老管家对他的协议是:保护XW和狛枝凪斗,并没有说明要一直留在这里,何况那个少年马上就要成年了,自己的去留总不能还要被那个家伙控制着吧?

  

冷静点日向创,他想,这就是个普通的、有原因的辞职。虽然对他而言这已经意味着和XW一刀两断,但是狛枝凪斗不知道啊,他完全可以以为这是日向创为了XW的妥协,他的管家——不,前管家心还是向着XW的,只是被逼着去了十神那里而已。

  

思及此,他不禁感到一阵火大,区区一个狛枝凪斗……XW当年在他身上做的事比自己过分多了,为什么他要这么无聊地,为了仇人的儿子思前想后婆婆妈妈?

   

他的手指用力捏着着内衬里辞职信的一角,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到门前。

  

  

“日向君,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淋雨了吗?”

  狛枝凪斗担心地摸了摸他的外套,他似乎等得有些着急了,轻轻拉着男人的胳膊晃了两下。

“他们请你吃饭了吗?以防万一我让铃原给你留了一些。”

 

日向创睁大了眼睛,他不敢去看少年的脸,倒像是被人敲了一棍似的定在了当场。他忘了,忘了每次他回家的时候狛枝都会迎上来……

 

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我明明就没对你做过什么。

   

他才发现,狛枝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自己身上,他倾注的感情始终没有褪过,只是因为今天日向创有了心事(他才能够发现狛枝的心意),直到刚才,他都没有意识到——他会因为这些狛枝习以为常的关怀乱了阵脚。

 

他深吸一口气,试着说些什么,打好的腹稿却胆怯地躲在了心匣里怎么也不肯出来。日向创咬牙,纵使是实验室遍布的尸体都没让他这么紧张过,他吞咽着口水,尽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他不知道是如何分开唇瓣的,显然他还没有理好自己的想法。“谈妥了,十神要的条件不多,后天的宴会……您放心去拒绝就好了。”

  

狛枝凝视着他,可能有两秒,或者三秒,或者一个世纪。确定日向创没有在逞强后,他松了一口气,不再细问,只是说了一句:

 

“好。”

  

他不该瞒着的,可恶,他搞砸了。日向创的每一个脑细胞都不赞同这个做法,但是他也有感情,他不是神座出流,他也会……

 

他也会放不下。

 

 

 

 

十神财团的办事速度非常快,在狛枝就任总裁举办宴会的当晚,已经有不少商业大佬知道了这件事,外加狛枝那群来历不凡的同学,XW的年轻总裁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当晚,在狛枝委婉地拒绝了松田的提亲后,众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来,年轻的总裁根本不在乎AM的合作,他有着更大的野心。

  

“恭喜恭喜,英雄出少年啊。”

“这个生日礼物非常隆重呢,狛枝先生~”

“希望以后也能和贵公司合作。”

……

   

 

AM老总松山的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容,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怎么也没想到狛枝凪斗竟然真的获得了十神财团的青睐,毫不客气地拒绝了自己的好意。这怎么可能?他才18岁而已,不过是个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

  

“这是怎么回事?!” 他压低声音狠狠地质问一旁的松山雪。

  

她看了看周围,示意父亲把耳朵靠过来。“爸爸,江之岛盾子说日向创去和十神财团做了交易,他……”

 

“真的吗?!” 他听着听着,布满横肉的脸上渐渐堆出了猥琐的微笑。“看来,狛枝凪斗的这份生日礼物确实是相当精彩啊。”

    

    

日向创中途偷偷离开了宴会,狛枝被人群包围着,刚就任总裁,他需要认识更多的人脉。

   

在十神财团的安排下,日向创坐上十神家的车,他先回了一趟狛枝的别墅,下车的时候他转过头,跟司机说:

  

“我进去收拾东西,你在这等我。”

  

今天晚上AM的问题已经暂时解决了,狛枝凪斗自己一个人应该没问题,他自欺欺人地想着,并且拒绝去考虑任何其他情况。

  

他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否正确,至少,他无法回头了。

  

日向创紧锁着眉,深吸了几口气。他焦虑得要死,在还没有来得及跟狛枝说明一切之前,就要以这种不负责任的方式离开……他不配作为一个管家,而且他知道,他确信——狛枝一定会生他的气。

  

 

  

“日向先生,您……”

女佣吓了一跳,她原以为日向创不会这么早回来。

    

“我收拾一下东西,你先不要声张。”

“啊是……不过您这是要?”

“我要出去一段时间……”

日向创想都没想就随意应付了一句。

 

他很累,不想跟一群蜂拥而上的女人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离开。

 

  

“日向君!不好了,你看看网上的新闻!”

  

七海的声音从手机里迸出,急匆匆地撞进他的耳膜。

  

“怎么了?”他刚把衣服收好。

“有谣言说XW之所以能拿到十神财团的资助,是因为狛枝把你送给他们老总当情人。”

  

“……什么?!”

  

隔了两秒钟日向创才反应过来这件事说的是自己,他转身扶向窗台,使劲咽着不断袭上来的屈辱和怒意。

  

“这种话也有人信?!”

 “很多时候人们并不在意真相。”

  

那两个女人在利用人心的方面简直称得上是卓越。

  

他突然感到一阵后怕,慌忙抬头看向窗外——那里,正停着十神家接他的车。

  

 

惧意如冰丝般爬上日向创的脊背,事情变得更糟了,结合他昨天回来的态度……他该怎么解释?假如他那时先告诉狛枝的话……他不可抑制地想着狛枝凪斗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他甚至没有去想自己是否需要在意这些。

 

-------

“你买的这些话题很快就会被十神财团封掉的,不会超过一小时,”黑色短发的女子擦着手里的小刀,对一旁悠哉悠哉刷手机的双马尾妹妹说道,“这种谣言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

“唔噗噗噗噗……谁说我要陷害十神了?”

 

她露出了一个悚人的美丽微笑,说道:“让某个痴情的小可怜知道就行了。”

 

-------

 

“日向君,你不用担心,十神财团已经出面在压制了,很快就会澄清的。” 

 

他怎么才能不担心?日向创是不担心十神的行动力,但是他……“七海,其实我……”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日向创身子一颤,也不管之前没说完的话,挂了手机就往门外冲,不出意外地撞见了摔门而入的狛枝凪斗。

 

可怜的高档木门发出疼痛的呼喊,整个房子似乎都轻晃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佣人们暗自吸气的声音,他们极快地脚底抹油溜出了客厅,巴不得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为零。  

  

狛枝凪斗浑身散发着渗人的寒气,他身上的西装有些凌乱,暗灰色的衬衫衣领开了一个纽扣,领带耷拉在胸前。屋内冰冷的灯光透过玻璃灯罩映在他白得发青的脸上,凌乱的发丝挡住了眼前的一片阴影,一双暗淡的灰绿色眼睛死死地凝视着日向创。

  

他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仿佛被那双眼定住一般,动弹不得,狛枝无声的质问让日向创感觉自己像是个被抓包的叛徒,他明明是赶着来解释的,狛枝可怕的状态让他的心跳慌乱地失去了节奏,只是一个劲地干扰着他的思考。

 

躲得过吗?这就是他的本能反应,如果日向创在四年前能够料想到现在自己狼狈的模样,他绝对不会这么自负地定下那些可笑的计划。

  

“日向君,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狛枝的声音听上去极力的克制,裹挟着逼人的压迫感。日向创动了动嘴唇,艰难地把视线略微从狛枝身上移开,他的理智正在慢慢恢复,他拼命地去想那些和狛枝凪斗无关的,警醒着他去做的事情。

  

“我……”随着他的大脑开始运转,日向创发现了不对,他为什么要心虚,明明是狛枝允许他带着整个XW作为筹码去谈判的。

  

说起来,以目前的情况,狛枝凪斗为什么会这么生气,自己为什么又接受了这个局面?

   

 

“等一等,少爷,如果您生气是因为我没有及时通报这件事的话,我道歉,因为我觉得在您上任之前告诉您会给您添麻烦;如果是因为谣言,十神白夜已经处理好了……”

  

“啊哈哈,日向君,是我让你误会了吗?我生气的原因。”

  狛枝凪斗用讽刺的笑声打断了他的话,他踩着带有泥泞的皮鞋三两步走到了日向创的跟前,因为鞋跟的原因他居高临下地捕捉到日向创一瞬间露出疑惑的眼神,倏地,心中的无名火炸出了危险的火花,火舌窜着他的喉咙,他的脸一阵发热。

 

“看来我说得还不是很清楚,我以为你已经明白了。”

  

走链接------

  
(开启虐日向模式)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46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