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沦陷10-11 (长篇)

少爷枝x管家创

日向创有神座能力设定,年下,私设比较多(具体见第一章)

大概是个微虐,会有轻度黑化(?)会含车  

更新破万的一次

  

前篇:序-2  3-6  7-9

  主页文集汇总

  

  

10.

 

“所以你就这么出来了?”

  

十神家,十神白夜满脸无语地看着日向创,苗木诚显得很担心,他坐在日向创的旁边,欲言又止。

  

昨天从狛枝家跑出来的日向创联系了回国的十神,狛枝不冷静就算了,日向创恼火的是自己也不清醒。

 

  

他需要时间缓一缓,这样的事情……换做谁都无法接受。

  

“嗯,我想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他没有告诉他们狛枝告白的事,日向创单纯觉得这太荒唐了,他一直把狛枝凪斗当成普通的孩子——可能有一点感情,但绝不是那种……

  

原本以为狛枝只是太依赖自己了,小孩子对家长的争宠而已。一想到那个少年不知道在多久之前就对自己……日向创打了个寒战,他不敢再细想。

  

那个疯子……居然说喜欢?且不说日向创对XW的仇恨,就是年龄差——那可是一个比他大了八岁的男人!

  

果然他还是完全不能理解狛枝凪斗,从第一天见面的时候就该意识到了,永远也不能。

    

  

“既然你想让他锻炼锻炼自己……那就好,哼……我还以为你被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才离开了那里。”

 “哈?”

苗木笑着接了一句:“之前我就说不可能了啦,日向前辈被仇人家的儿子告白了什么的……听起来太狗血了。”

 

“噗——”日向创一口水没忍住。

  

他不得不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躲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

  

  

苗木诚和十神白夜是日向创大学认识的朋友,十神财团在国内很有名,这位少爷的脑子足够聪明。由于他一直怀疑JW的手段黑暗,对XW和JW两大集团的事有所了解,并且隐隐约约猜到了日向创的身份,两个人干脆就成了朋友。

  

苗木比日向小了一届,他励志当警察,对多年前的人体实验事件有浓厚的兴致,也正因为这样三个人便一起合作了。

 

“日向前辈,那你还去XW上班吗?”

“暂时不去吧,我让秘书帮我尽量关照狛枝了。”

  

日向创感到头疼,今天的茶比以往都苦,他不确定如果说出“你家的茶是我喝过最难喝的”,十神会不会直接赶他走人。

 

“我们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

“七海破解了密码,我们找到了XW遗留的部分研究资料。还有就是……之前的福利院搬走了,院长销声匿迹,雾切已经在帮我们找他了。”

  

雾切响子是苗木在警局的好友,似乎是个很厉害的侦探,她也猜到了日向创的身份,并且一直帮他保密着。

  

苗木又说:“不过,JW这方面获得的证据太少,她们一点把柄都没留下,我们甚至没有见到过绝望姐妹。”

  

“如果没有调查到她们的犯罪行径,就算我们手里有再多的XW研究数据也没用,那场凶杀案的凶手依然会是神座出流。”十神道。

 

“所以啊,我和雾切都已经在监视JW的动向了,她们不可能完全不用手机和电脑吧?”

  

一阵沉默,苗木挠了挠头,不解地看向另外两个人,日向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

  

“嗯……或许,帮我查一下AM集团总裁和他女儿最近的动向。”

“诶?”

“AM邀请我们参加他们的宴会,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他皱起眉回忆着,说道,“现在还是谨慎点好。”

“那我这就去。”苗木看了一眼日历,距离宴会的时间已经没多少了,他急匆匆地去了警局。

 

日向创呼出一口气,背靠在象牙色的大沙发上,他太累了,事实上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梳理,他不能因为一个不懂事的少年乱了阵脚。十神家客厅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正对着花园中心的喷泉。他望着那些翻滚的白色水花,不可避免地又从绝望姐妹的阴谋想到了狛枝凪斗乱蓬蓬的白发。

  

疯了疯了,日向创现在只想跳进池子里给自己一个痛快。

 

 

他觉得狛枝凪斗不会跟他联系,事实上也是如此,日向创不知道自己在为一个意料之中的事情憋屈个什么劲,他刷掉手机里一条条无关的消息,手指在屏幕上毫无目的地滑来滑去,正如他关掉了社交软件,隔了不到三秒又将它打开。

  

“日向君,你还去吗?”

“啊,你说什么?”

 

七海鼓着脸瞪了他一眼。

  

“抱歉……我刚才走神了。”日向创尴尬地摸了摸太阳穴。

“我说,狛枝凪斗今天要去参加AM集团的晚宴了,你应该陪他去的。”

  

“我……”

日向创欲言又止地偏过头,他当然知道,今晚七点,泽田会送狛枝凪斗去那里,而且他知道松山邀请狛枝的目的——松山小姐很喜欢他,估计有点撮合的意思,毕竟狛枝凪斗是XW未来的总裁,他们门当户对。

  

这么想来,其实日向创去不去那里根本不重要,松山只是象征性地连带邀请了一下他这个代理总裁,如果日向想不去也完全可以,有人问的话狛枝凪斗会给他编一个理由蒙混过去。

  

“呐,AM想撮合两家吧,松山小姐和狛枝凪斗同龄呢,你不去见证一下未来的少奶奶?”

  

“啊……无所谓吧。”

  

他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在乎一些,反正XW未来的女主人是谁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如说……他还挺盼望狛枝有个女朋友——否则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XW面对他。

  

“不过我们需要注意一下她。”

“嗯?可是听十神说这个女的只是个普通的大家闺秀。”

“不好说,我想等苗木那边的调查结果再下结论。”

“嗯……好的好的,日向爸爸对未来儿媳很苛刻呢。”

“喂……我只是……”日向创张了张嘴想要反驳,随即挫败地叹了一口气。

  

“我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与此同时,狛枝家。

 

  “唉,要是日向先生在就好了,他什么时候回来呀少爷?”

 

狛枝凪斗笑着抱怨道:“要是我出去了铃原太太会不会这么想我呢?”

 

“噗……当然会,少爷您真是的,哈哈哈……”

  

看到铃原脸上的笑容,狛枝凪斗转过头,掩过嘴角的苦涩。

  

对外,他说的是日向回老家处理家事,这几天他毫无怨言地主动包揽了日向所有的工作,他拒绝了秘书的帮助,像个殷勤的苦行僧一样沉迷那些事务,他把自己忙出了两个淡淡的黑眼圈,甚至多用了两层妆才盖住了它们,好在这种自虐般的生活方式成功挤走了所有他思念那个男人的时间。

 

狛枝相信他的管家还会回来,他只是需要时间,那天自己肯定是吓到他了,被一个小八岁的同性表白确实很难以接受吧……

  

真是大不幸……自己就是泥土里的渣滓呢……在日向君面前。

  

这么多年他都忍过来了,而一触摸到日向创的身体,哪怕隔着衣服都让他心猿意马。喜欢的人离自己那么近,那个迟钝的男人……他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吗?狛枝凪斗几乎是狠狠咬着唇逼自己转移注意力,他害怕自己一个冲动就会酿成大错。

  

虽然某种意义上还是大失败了,他本来只是想问日向以前有没有和别的女人跳过舞,结果那个男人竟然看着他失神了……

  

他当然就忍不住吻了下去……

  

  

可惜了,狛枝凪斗自嘲地想着,如果这辈子只有这么一次他应该吻狠一点的,日向创反应太快,他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碰到那双唇。

  

  

他第一次穿黑色的西装,站在镜子前的少年气质显得成熟了很多,狛枝戴上领带,将自己的刘海捋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平日里乱糟糟的白发也服帖地梳在耳后。

  

铃原不禁感叹家里的少爷终于长大了,少年的五官渐渐长开,她不得不多注意家里女佣们的情感动向。

  

“和老爷当年很像……”铃原感慨道,“如果日向先生看到您一定会很欣慰的。”

 

“是……吗?谢谢,你们给我挑的西装我很喜欢。”

 

“呵呵呵~虽然这话应该是日向先生会说的,我还是要替他提醒您,注意礼仪。”

 “啊哈哈……我会注意的。”

  

  

确实,如果那个男人在的话,肯定会说的。

  

一个人赴约,狛枝凪斗心里还是有些慌乱,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大场面。日向君对我还真是放心啊……他想着。此刻他正在去赴宴的路上,狛枝摸着手里的硬币,轻轻闭上了眼。

  

 

  

晚上六点半,日向创正在十神家的客厅,电视频道被他调了一圈又一圈,他再一次向墙壁上的挂钟瞟去。

  

七海打了个哈欠从沙发上坐起来,对着不断换台的日向创翻了个白眼,她搞不明白两个男人怎么有那么多别扭。

  

手机铃声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接听键一按就听到苗木的声音。

  

“日向前辈,你让我们调查松山雪的情况有进展了!我们发现一周前她和绝望姐妹碰了头……”

  

他一边听着,一只手关掉了电视,微微眯起的眼睛透出危险的杀意。

 

“我知道了。”

   

终于等到了魔鬼出巢的那一刻。

  

“看来不能无所谓了。”日向创一把抓起外套,还没等她开口就留下了一个背影。

  

  

“唉,早就担心的要死吧。”

  

  

  

  宴会在一处超五星级酒店举办,听说这里也是AM集团的产业,内部的装修极尽奢华。舞会的场所在最高的30楼,厅内靠窗的位置可以俯瞰城市的夜景。大厅中间有一座水晶铺成的圆形舞台,舞台比磨光大理石地面稍稍高出一点,台下的灯光透过水晶折射熠熠生辉,大家都知道,这里将留给今晚的主角。

  

狛枝凪斗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松山一家的注意,他有些惊讶。

  

“狛枝凪斗吗?好多年不见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一个看上去有五六十岁的男人端着酒杯,他的脸上油光满面,顶着明显的啤酒肚,身上穿着的西装是当下最奢侈的牌子,脚下一双皮鞋擦得发亮——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狛枝凪斗表面上礼貌地回应了他,心里嘀咕着那时候这个大叔有这么油腻吗?

  

“日向先生呢?”

“呃……他刚好有点事没来,非常抱歉。”

 松山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你来了就好,你父母去世,我在国外忙着做生意没能帮上忙,不过看到你如今一表人才……我就放心了。”

  

他抓着狛枝的肩膀,忏悔地摇着头,表情沉痛。之后他又把酒杯递给身旁的夫人,手掌捂着自己的胸口。

  

“尤其是……你长得越来越像你父亲了……”

  

松山夫人打断他的话:“好了好了,我们不要聊这些了,狛枝,你在这里不用太拘束,玩得开心。”

  

“谢谢阿姨。”

  

他不想再聊下去,松山对日向创的漠视让他很不爽,多亏了那个男人,他才能有今天。

   

“啊对了,”松山看到狛枝凪斗要离开,连忙叫住了他,“这是我的女儿松山雪,今年也17岁,你们小时候应该见过面。”

 

松山雪羞怯地抬起头,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她就注意到狛枝凪斗了,高挑的身材和出色的面容一下子就让他从周围的人群中脱颖而出。

 

她的脸在狛枝的注视下飞快地变得通红。

  

“是嘛……我有点记不清了。”他偏过身子想借机离开。

“我可以跟你聊聊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话的最后,少女的声音都快带上哭腔了,周围的人都在关注着他们,狛枝心里暗暗叫苦,该来的躲不掉,他只能点点头,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主动靠过去让她牵住自己的臂弯,少女身上清甜淡雅的茉莉香味立刻缠了上来。

  

身旁又是一阵议论声,夹杂着一些放弃竞争的叹息。

  

  

“那个……狛枝君……有女朋友吗?”

“诶?”

  狛枝凪斗稍微睁大了眼睛,似乎没有料到她会这么直接,他不太擅长接触女孩子,这个问题让他有些尴尬。

  

“啊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抱歉,我只是在想……一会儿跳舞的话,方不方便邀请你当我的舞伴……”

  

她越说声音越小,低着头根本不敢看他,松山雪快要为自己的没用气哭了。

“没有哦,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还得靠你多多指教呢。”狛枝轻笑。

“是吗?!那就说定了哦。”

少女娇嫩的脸颊终于放松下来,绽放出甜蜜的笑容。

 

用餐时间,他们坐在靠中央的小桌旁,狛枝不想喝酒,两个人便各拿着一杯葡萄汁装装样子,周围来来往往都是衣着鲜丽的男女,他一个都不认识——这反而让他警惕,他的余光始终环绕着那些人的一举一动,从男人们的西装到女人们的珠宝,他想看出些什么来,但是没有。松山雪与他聊了一些学校的事情,大多时候狛枝都在听着,适时地点点头。

  

他突然想到了以前自己跟日向创一起生活的时候,日向君会不会也是抱着这种状态待在自己身边的呢?

  

“狛枝君?”

鼻尖敏锐地捕捉到一丝骤然浓郁的茉莉花香,他眨了眨眼,安抚着对面的少女:“怎么了?我在听。”

  

“一会儿我爸爸要是和你说什么奇怪的话,你别生气,他可能只是不冷静……”

“什么?”狛枝凪斗不明所以地看了她一眼。

“我不知道,总觉得爸爸他们在背着我做些什么,我只能这样提醒你了,有什么需要的我都可以帮忙,我……我我……”

看到松山雪唯唯诺诺的样子,狛枝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说:“嗯,我了解了,你不用担心。”

  

松山果然在对XW谋划着什么,这个宴会还有内情吗?狛枝挺直了背,松山雪在跟他道歉,而他的手心早已出了汗,他不知道此时握着少女的那只手是在抚慰她还是在抚慰自己。狛枝的手指轻轻打在少女娇小白嫩的手背上,他没有注意到对方红透的脸,只是在心里考虑着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舞会上说不定都是松山家的人,最重要的是,本该在他身旁的日向创已经不在了。

  

他意识到这次很有可能是场商业战,而不幸的是XW只有自己一个人。

  

 

[日向君,你进去了吗?]

[嗯,不过我没有发现绝望姐妹的踪迹。]

 

日向创进入酒店后没有直接去宴会厅,而是勘察了附近所有的停车场和监控。苗木和他碰了头,因为雾切的关系他很顺利地得到了酒店的配合。

  

“难道……她们是事先和AM达成了什么合作吗?”

“唔……前辈的意思是JW想通过AM……”

  

日向创皱眉,所有的监控他都过了一遍,绝望姐妹要来他一定会发现的。但是如果那两个女人通过威胁或者利诱和松山家做了什么交易的话……

  

“糟了!苗木,你帮我继续查松山家的通讯记录,我要上去一趟。”

  

  

如果他的推断没有错,那个松山总裁可能要……

 

总之他不能放狛枝凪斗一个人在那里,之前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早就被他扔在了一边,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狛枝会做出什么举动把自己给牵扯进去。

  

日向创推开门,霎那间悠扬的舞曲撞进耳膜,各种各样的香水味混合在一起扑面而来,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人群围着的中间是一片宽敞的舞池,三三两两的男女正在起舞,而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最中心的一对年轻男女身上——日向创一眼就能看到,狛枝身穿黑色的西服,搂着与他起舞的松山小姐——为了调查,他已经无数次见过这张脸了,不过今天她盘起了自己的长发,妆容让她的脸精致剔透,白花滚边的天蓝色长裙勾勒出她迷人的身材,远远看去怕是要勾走不少男人的魂。

  

而狛枝凪斗……他总觉得那个少年的身影有些僵硬,明明是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和绅士如王子的动作,却止不住地散发着寒冷的气息,日向创恍惚间在少年身上看到多年前那个男人的影子。

 

他一阵目炫,狛枝的脸转过来的时候,日向创迅速隐匿在人群里。

  

没有人关注到他,日向创尽量将存在感降到最低,他穿着再普通不过的深灰色西装,缓慢行进,靠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路上他听到最多的就是感叹台上的壁人有多般配,松山家和狛枝家应该要定下婚期了云云……

 

他烦躁地皱着眉,拿了桌上免费的柠檬水灌着,冰冷的液体缓解了他的渴意。从各种意义上,日向创都不会阻止有女性和狛枝凪斗建立恋爱关系,倒不如说——因为种种原因,现在他求之不得。然而AM既然和绝望姐妹有瓜葛,事情就不能任由这么发展了。

  

他绝不容许JW安插AM的眼线进来,为此,他会不择手段阻止松山的野心。

 

“狛枝君?”

“……”

  狛枝凪斗出神地盯着舞池下的一侧,刚刚那个一闪而过的人……

  

不,一定是他看错了,日向君怎么会过来呢。

  

“你在看什么?”

“……啊,没什么,我有些紧张。”

  

狛枝凪斗尴尬地弯了弯嘴角,松山雪借着转过去的动作瞟了一眼狛枝看的方向,那只是一群样貌普通的人,她不知道是什么让少年走了神。

  

他捕捉到了少女眼中的疑虑,关于这个……狛枝凪斗在心里嗤笑,她永远不会明白的。

  

 

一曲完毕,松山在周围的掌声和呼声中朝他们走来,他递给自己的女儿和狛枝一杯葡萄酒,大声向周围宣布:

“今晚我想在此跟大家说一件事。”

  

“我一直很欣赏XW集团的狛枝凪斗先生,他与我家女儿很小就相识了,XW经历过令人心痛的磨难,既然我没有机会雪中送炭了,我依然愿意在此锦上添花,因此,我准备出资和XW合作最新的项目。”

  

人群又爆发出了掌声,强强联手,这下人们可以积极投资,寻求在XW分一杯羹。

  

人们又起哄。

  

“是不是要订婚了?”

“对呀,这么重要的投资。”

  

松山神秘地一笑,张开手示意大家安静,他说:“暂不透露。”

  

然后他在周围善意的笑声中带走了狛枝凪斗和松山雪,日向创紧紧盯着那三个人的身影,AM的剧本完全被他猜到了,他轻蔑地笑了一声,不紧不慢地转着手中的酒杯。

    

  

“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眼里还是藏不住怒火。

 

“嗯?这没什么,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孩子,有我的合作,他们都会乐意给你们投资的。”

  

“我不喜欢这种形式的惊喜,松山先生。”

“抱歉,我保证没有下次了,可以吗?来来来,这是我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红酒,度数不高,你们很快就要成年了,这点训练还是要的。”

  

狛枝戒备地眯起眼睛,他记得日向创告诉过他跟生意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确定自己酒量的情况下不要碰酒。

  

“不了,我不习惯喝酒。”

  

“狛枝君,没事的,爸爸这个酒度数很低,只要慢点喝是不可能醉的。”

松山雪举起自己的酒杯停在狛枝身旁,示意和他碰杯。

  

“……”

他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狛枝凪斗才知道原来在生意场上,有些东西是逼着你去接受的,他深深地看了松山雪一眼。

  

“抱歉,松山小姐,我家少爷胃不好,不能饮酒,作为他的管家和代理总裁,能让我替他敬您一杯吗?”

  

三个人都愣住了,狛枝凪斗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桌上他的酒杯被另一只手拿了起来,日向创脸上挂着疏离的微笑,冲他眨眨眼,他立刻就反应过来——刚刚跳舞的时候日向创就已经在了,那么他也听到了松山的那句话。

  

男人的出现让他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紧接着失控般狂跳着,他的管家终于回到他身边,遗憾的是他没有时间平复自己的感情,他必须投入到接下来的表演中去。少年发自内心地笑了,在松山惊慌的表情下对日向创示意坐在他的对面。

  

“唔……你是?”

“我是日向创,初次见面。”日向创转过头看着旁边铁青着脸的中年男子,“友好”地伸出手“松山大人应该认识我吧?”

  

“啊……没错,正好,我们正商量着给贵公司投资的事宜。”

 

狛枝凪斗痴痴地盯着日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日向创出席商业宴席的样子,冷静游刃有余的神情让他着迷。

  

他从小就倾慕着不论什么时候都能散发光芒的日向创。

  

“既然两位都在了,我就直说吧,我想让狛枝和雪定下婚约。”

  

松山拿出一叠协议,继续说道:“AM会无条件给XW支持,并且两家可以持续合作开发新项目,今天大家也都看到了,我家女儿资质一直都属上乘,我想你们没有不般配的地方吧?总之我认为这个决定大家都能接受,你们怎么想?”

  

松山盯着狛枝凪斗看,松山雪也羞答答地看着他。

  

日向创抬眸,和狛枝的视线相撞,男人欲言又止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松山雪的方向,少年的眼中霎时多了几分笑意,以及那之下藏不住的温柔和爱慕。

  

日向创感到一阵呼吸不畅,他紧张地移开了眼睛,抿着唇。

  

“能给我几天时间考虑吗?”

“哦当然,给你一周的时间可以吗?如果定下来的话我也要尽早发通告了。”

    

狛枝凪斗起身,他已经对这场宴会失去了兴趣。他拍了拍西装,不容拒绝地将手放在日向的肩上。“既然如此,我想先回去和我的管家商量一下。”

 

他知道狛枝凪斗有话要说,和松山家道别后,日向紧跟了出去。

  

  

  

“日向君……明天会回来公司吗?”

“嗯。”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4月份天气还有些凉,两个人躲在昏暗的车里,听着雨滴拍打在车窗上的声音。

  

狛枝就坐在他的身边,他雪白的发丝上挂着水珠,顺着额头流到颈侧。少年一动不动地盯着驾驶座的后背,日向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都沉默地尴尬着,同时又不约而同地选择忘记那件事。

  

就算狛枝已经意识到了,他觉得自己作为管家还是应该提醒一下。

  

“我觉得AM动机不纯……”

  “啊,我知道,”狛枝迅速舔了下嘴唇,说道,“如果我不答应的话,AM会撤掉所有的融资,并放话破坏XW的形象,像是——XW的领导团队有致命弱点,投资风险太大所以撤资之类的。”

 

日向创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他的眼神像是在说“你竟然能看出来”。

  

“好歹我也是你培养了快四年的学生吧,还是个一无是处的垃圾的话……那就太对不起日向君的教育了。”狛枝凪斗转过头冲他笑。

  

男人没有回话,只是愣愣地看着狛枝的脸发呆,是啊,他养了他四年了,什么时候开始日向创已经没办法和七海说“那个小孩”而是“狛枝”了呢?

  

 

狛枝清亮的眼睛动摇着,他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抬起手停在日向的脸侧,冰凉的皮肤轻轻触在他的脸上。

 

他其实有个想问但是绝对不敢问的问题,日向创在阻止自己的婚约时是抱着什么心情?和AM联姻对日向创是没有影响的,自己都对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了,难道他不是应该希望自己结婚的吗?

  

日向创偏过头,咳了一声,他理了理衣领,问道:“那少爷有什么对策吗?”

  

狛枝讪讪地收回手,说:“在一周的时间内,先下手为强,如果我们拉到了更大更稳定的企业合作,不仅不用担心AM撤资,他们可能巴不得和我们示好。”

  

“或者,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少年的瞳孔暗淡下来,他微微抬着下巴,露出了冰冷的微笑。“真是可笑,区区一个AM集团就想逼我结婚,他还以为自己藏的很好……从见面的时候我就快受不了他的铜臭味了。”

  

“哦?我还以为您会喜欢那个女孩子的。”

“怎么可能?”

    

狛枝压低了声线,他皱着眉,带着责怪的意味说道:“我喜欢谁,你不是最清楚的吗?日向君。”

  

  

他们又陷入了沉默,谁都不敢看对方的表情,两个人就这么各坐一边,在啪嗒啪嗒的雨声中看向窗外。

 

---------  

  

[日向君,你那边怎么样?]

日向创把AM威胁狛枝的事情告诉了七海。

  

[小心AM,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嗯,好在这个家伙不愿意屈服他们,如果他想接受这段婚姻那我可就难办了。]

  

其实更重要的是,日向创和XW的关系人尽皆知,JW如今肯定是要冲着他来了,在啃不掉狛枝这边的情况下,日向创的把柄就显得尤为危险,他们必须要提高警惕。

 

[七海,我有一个计策……]

  

-------

  

 她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某个公共电话亭的号码。

 

“小姐,如果你想得到你的狛枝凪斗的话,请务必把他身旁的那个日向创除掉。”

  “我该怎么做?”

“让我再帮你添把火吧,唔噗噗噗噗……”

  

  

11.

 

如果不是狛枝把他的同学请到家里做客,日向创估计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家伙有多大的人脉圈。

  

九头龙组织的少爷,某国公主,当红舞蹈家,名气响彻体育界的经理教练……以及各怀绝技的鬼才们。

  

日向创更加觉得以后狛枝凪斗完全不用靠自己也能混的很好。少年穿着普通的军绿色外套,一副休闲的形象坐在他的同学中间,不停有女佣给他们端茶递水。

 

“哇狛枝你家竟然这么有钱!”

“戚,少见多怪。”

“啊……这个饮料好好喝……”

  

他们在客厅里聊天的时候日向创正在处理一些电器上的问题,他隐约知道狛枝的计划——他的生日马上就快到了,届时他将正式成为XW的总裁,狛枝准备在当天策划一场宴会,邀请他的同学和松山一家,以及部分那天晚上在场的财团。在那时,即便他拒绝了松山家的婚约,靠着这些过硬的人脉他们也不敢有大动作。

  

等他到客厅,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来,日向创倾身向他们表示欢迎。

  

“喂狛枝,这个帅哥是谁啊?”花村凑到狛枝身旁。

 

“您好,花村大人,我是狛枝少爷的管家。”日向创对花村笑了笑,礼貌的拿过女佣手里的茶壶。

  

“他叫日向创,也是我目前的代理总裁。”

  

然后他注意到九头龙花村左右田和田中齐刷刷的被雷劈到的表情。

  

狛枝皱了皱眉,问:“你们怎么了……啊日向君,帮我拿一下笔可以吗?”

  

 

[我的妈天啦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左右田你控制一下表情!]

[难以置信……我一定是修炼得不够……]

[终于知道了!狛枝喜欢的人原来是他的管家,哇他是我的菜!]

[花村你还好这一口么?!你离我远一点!]

……

  

 

日向创觉得自己后颈凉飕飕的,他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错觉吗?”

  

    

  

[狛枝君在处理了是吗?]

[嗯,虽然他认识的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在计划之内。]

[哇喔,日向君真是很可靠呢。]

[拜托……]

  

男人看了一眼客厅里侃侃而谈的白发少年,悄无声息地勾起了嘴角。

  

接下来,就等JW的动作了。

  

  

--------

 

“松山小姐特地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狛枝凪斗坐在咖啡厅的角落,对面的少女摘下口罩,叫了一壶水果茶,在服务员离开后略有些为难地抿了抿嘴。

  

她说:“狛枝君……很抱歉,我是无意中听到爸爸妈妈讨论的……我觉得很不妙,所以才约你出来。”

狛枝挑眉。“哦?”

  

松山雪低着头搓了会儿手指,半晌,她紧张地抬起头,压低了声音说道:

 

“狛枝君身旁的那个……日向创,你了解他吗?”

 

他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眼里漫出压迫的气息。

  

“……我听爸爸说,日向创其实是十神家的人,他是十神财团派来XW的卧底……”

“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狛枝立刻打断了她的话,厌恶地皱着眉。

  

“我知道,但是我必须要说!狛枝君……我知道你很信任日向创,但是他确实很可疑,爸爸他特地去查过这个人,你知道吗……他没有过去!”

  

“什么意思?”

“他被人抹掉了过去!除了经常和十神财团接触以外,我们查不到其他的东西了,爸爸这次之所以会这么想和你合作就是想给他一个警告,有AM的人在日向创肯定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松山小姐,”狛枝再一次打断了她,说道,“你这是在挑拨离间,如果你再继续说下去的话……”

  “狛枝君!我是认真的,我只是担心你!”

  

少女的脸因为激动变得通红,放在桌上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呵……十神财团那种规模的世家,怎么可能来打XW的主意,下次编故事的时候高明一点吧。”

  

  

他把茶壶朝松山雪的方向推了过去。

 

“以及,日向君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

    

狛枝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拿起自己的包出了店门。

  

  

狛枝凪斗当然不会傻到听信松山家的话,只不过他有些担心日向创——对方似乎开始把矛头指向他了。

  

少年烦躁地甩上车门,最近他快毕业了,学业的压力渐渐加大,虽然日向创已经没有再给他布置课外的学习,事情也已经够让他爆炸了。

 

狛枝疲惫地闭上眼,回忆起两年前的事情。

  

 

其实他知道日向创的身份。

  

  

在他很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记者几乎要把家里包围了,他记得当年暴躁的父亲,哭哭啼啼的母亲——家里的氛围糟糕到了极点,那时候四岁的狛枝只能害怕地躲在房间里。

  

他长大后,隐隐约约知道自己的父母被牵扯到了一宗凶杀案中,似乎是个人体实验,所有的研究人员都死了。狛枝没有太在意,因为老管家告诉他——所有人都告诉他,他们家和这场案件没有关系。

 

直到最后,他看到了日向创的秘密。

  

那是一个巧合,最初他想到管家的房间里找一本书,没想到掉下来的书本砸中了电脑键盘,意外地破了密码。

  

 

父母去世的时候他的世界已经破碎不堪了,狛枝凪斗没有想到心可以碎得如此彻底,他几乎是魂不守舍地跑回自己的房间,把身体扔在床上。

  

  

那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是欠日向的,无论日向创想要什么,XW也好,任何东西,他都愿意给他,反正他的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但是这一切只能是给日向君的,狛枝想,他不会把XW拱手送给除此以外的任何人。

  

  

tbc

 

虽然感觉没什么人看文(挠头)不过我很喜欢这篇,也是我第一个长篇,难免有一些缺点请大家多多包涵下一更会有车,毕竟绝望势力要搞事了嘿嘿,我会尽力把车开好的!悄悄咪咪的当做500fo福利献给追这篇文鼓励我的朋友,因为最近忙着更文就先不开点文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55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