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沦陷 7-9(长篇)

少爷枝x管家创

日向创有神座能力设定,年下,私设比较多(具体见第一章)

大概是个微虐,会有轻度黑化(?)会含车

  

前篇:序-2  3-6

  主页文集汇总

 

 

 

7.

  

狛枝凪斗在学校是个名人,因为长相的关系,他走到哪里都有女孩子偷偷地议论他,本人却毫无自觉。

  

“狛枝,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

“没有……怎么了?”

狛枝揉揉眼睛,花村辉辉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趴在了他的课桌上。

“虽然你平时性格怪怪的,但是你要想泡到女孩子超级容易吧,嘿,要不要看点不一样的东西?”

  

狛枝凪斗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很刺激的,就今天下午来我家,我已经约好左右田他们了,这是男人的夜晚!”

 

“不行,今晚我有事。”

“不是吧,有什么事能推就推了吧,难道你想一辈子处男吗?你知道[哔——]和[哔——]吗?你知道男人[哔——]会很爽的吗?”

  

狛枝凪斗茫然地摇摇头,他整天学着深奥的管理学,哪里知道这些名词。

 

花村下了最后通牒:“我跟你说!你要是不来,以后啥都不懂不仅追不到女人!连男人都不会想要你的~”

  

狛枝几乎是跳了起来,吓得花村撞到了身后的椅子,他惊魂未定地瞪着狛枝。

  

“我事先说好,如果是毫无希望而言的东西,我会立刻回去的。”狛枝轻蔑地瞥了他一眼,面色不善。

  

  

   

  果不其然。

   

“我的天这是谁啊?”左右田完全不吝惜贡献自己的表情包,“狛枝凪斗?是我们班的那个狛枝凪斗吗?你真的不会在夜晚变成吸血鬼吗?”

  

“啊哈哈……虽然你的想象很棒,很可惜我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类。”

 

九头龙双手插在口袋走进房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放学出来活动的。”

 

“……是啊。”

   

今天和日向君请假的时候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过后补回来好了。

  

  

正说着,花村带着田中走了进来,看到狛枝凪斗田中一副“竟然真在”的表情,看来他是因为好奇才来的。

   

“你们不想知道那个说话怪怪的狛枝凪斗看到[哔——]的表情吗?”

  

废话,谁不想知道。事务缠身的二大表示他要照片。

  

花村的房间很宽敞,灯光是暧昧的昏黄色。一架老式电视机摆在中央,正对着电视机的榻榻米已经被他摆好了,五个人分别围坐,矮桌上摆了几盘花生米和各式各样的罐装饮料。

  

  

“好了朋友们,你们想要看什么,我这里各种类型的都有哦~”

  

花村从柜子底下抽出一个箱子,里面是数量可观的碟片资源,他一叠叠把它们拿出来让其他人挑。

  

九头龙、田中和左右田互相交换了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心照不宣地把露骨的碟片往狛枝那里堆。

  

狛枝眼神一暗,很快地恢复过来,现在他完全明白花村的意思了。对于这方面他其实有所了解,只是根本没有兴趣。小时候自己走在路上差点被拐卖到红灯区——虽然最后那个拐卖他的人下场很惨就是了,在那种店里他目睹了活色生香的表演,被警察救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店里老板的支票在自己的口袋。

   

  可能是那一次吧,狛枝对这种事情很淡漠,为了迎合同学的好意他只能装个样子,事实上那些海报上暴露的女人让他嗤之以鼻,一副没有希望,沉沦肉欲的形象。

    

“你们是喜欢大胸还是平胸?什么类型的play啊~~”

“呃……这个……”

另外三个人满脸通红,憋不出一句话来,他们偷偷地暼向狛枝,明明是今晚的观察对象却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白发少年的指尖在毫无目的的挑选中,终于有了短暂的停留。

  

“诶?!诶诶诶诶——!”

其他四个人仿佛看到了新大陆一般,他们迅速抽走了狛枝挑中的那个海报。

  

“诶这个不错啊,我们看这个吧。”既然是狛枝选的大家就不要挑了。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家里的女仆说想要我’,就这个吧!”可以啊狛枝凪斗居然喜欢这一款。

  “好……”田中相当震惊。

“这个女的超正啊,介绍说是平时高傲冷艳的女佣终于在主人的调教下主动勾引……哇,如果索妮娅桑……”

“太恶心了快停下!不过这个女孩子的呆毛也太大了一些吧……”九头龙打断了左右田的幻想。

花村摇了摇手指,说:“这你们就不懂了,呆毛永远是萌点啊,sex里色气的存在,有呆毛的女孩子在【哔】的时候你可以抓住她的【哔】……”

“啊啊啊好了好了我们能直接看吗!别说出来啊!!”

“当然~那……狛枝君,”花村朝一旁比较镇定的少年挑眉:“就这个了哦?”

“啊哈……就这个吧,既然大家都不反对的话。”

   

他本来想随便糊弄一下,哪知道竟会看到——栗色头发,呆毛,绿眼睛,挂着淫荡的表情。他突然就愣住了,几秒的时间,还不够他反应过来那张海报就被他的同学抢了去。

  

那时候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海报上,没有人注意到狛枝有些为难地咬着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开始咯~~”花村关上灯。

  

影片里,高冷的女仆一再拒绝了主人的告白,终于,主人再也忍不住把那个女人推倒在沙发上强要了她。撕扯衣服的场面十分刺激,不停地听到有人嘶着气的声音。

  

那个女人的腿型很漂亮,雪白的胸脯在屏幕前晃动,四个男生看傻了眼。这些镜头对狛枝来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他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其他的画面——

  

在他还只有14岁的时候,有一次去日向创房间找他,门没有锁,他想都没想就打开了,那时日向创正在换衣服。他刚换上一只袖子,上半身几乎全裸,露出接近小麦色的皮肤——男人的身材匀称,腰侧有着优美的肌肉线条,漂亮的锁骨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颤动。

     

他吞了吞口水,日向脸上又气又无奈的表情实在有趣。狛枝有很久没记起这个画面了,每次想起来,视线里男人成熟精壮的身体就像慢镜头一样流连往返,紧接着自己的身体也会变得奇怪起来……

       

他口干舌燥,在黑暗中随手从一堆饮料瓶里摸了一罐……

  

   

  

  

“我的天……这个姿势……太太太高难度了……”

“左右田……你的手绝对放在下面了吧!”

“啊……没办法啊你也不是……诶?”

  

左右田愣住了,他看到狛枝颤颤巍巍地朝九头龙靠近。

  

“……怎么了?”

九头龙满脸的疑惑,随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扳倒在地,他痛得龇着牙,正想破口大骂就被下体一个炙热的触碰吓得六神无主。

  

“喂喂发生了什么!快开灯!!”

  

灯光下,狛枝的脸色红得很不正常,眼神迷离地看着身下已经要爆发的九头龙冬彦,他的意识朦胧,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这这这这个混蛋发情了吗!快救我出来啊!!”

“啊好!!”

反应过来的其余三个人赶紧凑了上来,试图掰开狛枝的手。

  

“混蛋他力气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大!”

“简直是地狱里恶魔的力量……”

“喂狛枝!那是九头龙啊不是可爱的小妹妹!你快放手要出事的啊!”

  

狛枝仿佛听不到一般,他的脸又凑近了些,唇边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九头龙心里警铃大作,他用力地掰着狛枝的脸,我就不该过来!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狛枝似乎有点生气,膝盖顶住他,强行分开了他的腿,这下,九头龙是真的吓崩了。

  

“狛……狛枝!你快醒醒那是九头龙啊!!你会被边谷山碎尸万段的!!”

  

田中冷不丁问了一句:“他喝了禁忌之水吗?”

其余的人还没来得及思考那个“禁忌之水”是个什么东西,倒是先闻到了狛枝身上的酒气,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瞪着花村。

 
“我不知道啊我应该没有带酒才对……哇完蛋了我的特级白酒!!明天的调料啊!!”

“你居然带这种东西过来?”

“可我不是把饮料都放在这边了吗?怎么会拿到那个……”

“黑暗中谁分得清楚啊笨蛋!!”

“日……日……向君……”

   

“他……他刚才说话了吗?”

左右田示意他们安静下来,指了指狛枝,他正撑在九头龙的身上,声音因为醉酒变得沙哑。

  

  “日向君……”

  

那是谁??他们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

    

   

“唔……喜欢……”

  

 话还没说完,狛枝就倒在了九头龙的身上。

   

  

    

第二天狛枝感到头晕脑胀,听左右田说他被泽田接回去了,具体的事情狛枝什么也记不得了,只是昏沉沉地想日向君会不会对自己失望了……

  

“放心吧,你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也没说什么,乖得很。”

  

一番商量后,他们决定帮狛枝保守这个秘密,一个可怜的当事者都不知道的秘密。

      
 

8.

 

狛枝凪斗17岁开始跟着日向创在公司实习,接触各种商业上的活动,明面上日向创帮他挡着形形色色的企业同行,而狛枝凪斗这个俊美的幕后老板名声已经在业界传开了。

同时也有过一种言论:如果没有日向创这个天才,狛枝凪斗一上任XW的股票就要跌。

日向创狠狠地教训过传谣言的人,并不是为了狛枝凪斗,而是冲着“自己教育了三年的学生”。他这么跟自己说的。

 可能也有一部分——他不想成为XW的标签。日向创从来没有为“XW代理总裁”这个头衔感到骄傲过,相反,他更盼着狛枝凪斗能接任这个位置。
  

   

[七海,我今天先回家了,有点不舒服。]

[生病了吗?]

[嗯,有点发烧,别担心,不是很严重。]

[那公司那边……]

[狛枝帮我处理好了。]

日向创总觉得这话听起来很别扭,好像狛枝跟自己关系多好似的,事实上从那次七海邀请他看枫叶以后两个人就没怎么说过话。

  

[别误会,我跟他关系僵着,托你上次短信的福]

[总觉得我做了件很不得了的事]

 

男人放下手机,一言不发地盯着天花板上的花纹。他不知道自己在空虚什么,自从狛枝刻意跟自己保持距离之后,他经常会不自觉地放空。

  

曾经,有个少年会笑着缠着他吃饭,像个孩子似的扑在他身上问他今天的工作顺利不顺利,然后被他推开;会追随着自己的身影,用那样清澈期待的眼睛注视着他;会在他身边长篇大论地分享自己的生活和对一些奇怪事物的执着(希望)……

 

日向创甚至有些怀念,那时不知情的狛枝把樱饼推给自己,在不想暴露喜好的情况下日向创面不改色地吃下了它们。

 

至少在那段时光里狛枝还称得上是个可爱的孩子。

  

事情明明朝着他最期待的方向发展,他只是个管家——还是个暗算着他们家的男人。如今日向创竟然像个留守的老父亲一样回味着那些事情……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烧坏了脑子,烧坏了神座出流的那部分。

  

  

“日向君!”

 

“唔……”男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头很重,他甚至不想挪动自己的脑袋。狛枝凪斗就在他的眼前,少年还没来得及换下制服,白皙的脸颊上带着几滴汗水,随着他起伏的呼吸流到衣领上,浸出一小片水渍。

 

他从没说过自己其实一直很喜欢狛枝的眼睛,特别是只看着他的时候,灰绿色的瞳孔中仿佛有什么在浮动,每次他想看清的时候又极快地消逝了。

他看不懂,却不讨厌。

  
可能是生病让日向创显得脆弱了许多,男人的脸颊微红,眼皮温和地半搭着,露出朦胧的绿眸,移向少年所在的方向。狛枝凪斗有些犹豫地退开了一些,然后伸出手帮他摆好额头上的湿布。

  

“……好好休息。”少年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

  

他的意识逐渐远去,迷失在黑暗而幽深的无力之中。

  

  

  -------------  

[计划如何?]

[很顺利,我破解了XW内部的密码,十神和苗木他们要回国帮助我们了,日向君,你那边呢?]

[嗯……我这边没问题。]

  

长痛不如短痛,他祈祷一切都能快一些。

 

 

      

    

晚上七点,商业街的街灯都开了,对面的购物广场早就布满了逛街的人。日向创放下敲打键盘的手,轻轻揉捏自己的脖子。办公楼的员工几乎都下班了,总裁这间显得格外明亮。

  

“日向君,再等我两分钟,很快就好了。”

  

狛枝凪斗每天放学都会过来帮他,然后跟他一起坐车回家。他很聪明,日向创不得不承认,狛枝给自己分担了好多事务,他对商业上的事很敏感,即使在管理方面稍有欠缺——他真是太任性了,还喜欢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不过这不妨碍他的能力,作为管家,日向创可以帮他做好。

   

现在少年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了,这么说的话狛枝肯定要反驳:“不,比日向君高了一厘米呢。”

   

偶尔,他是说偶尔,日向创也会看着那个男孩出神。三年,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却让这个孩子变成了“各种意义上飞速成长”的少年。

     

如此,他和XW两不相欠,以狛枝凪斗的能力,日向创完全没有心疼的必要。

  

他舔了舔嘴唇,试图寻找话题缓解一下过分安静的氛围。

  

“忙完我带您去一家餐厅……”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啊。”

“啊……七海。”

  

七海千秋的出现打断了日向创的话,狛枝凪斗极快地垂下眼,一言不发,只是啪啪地敲打着手中的键盘。

   

他偷偷朝日向创望去,男人眼里盛满了惊讶和欣喜,下意识地露出了他的笑容——耀眼得让他以为看到了幻觉。

  

是的,那个在家里很严肃的管家,拥有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笑容——狛枝想,他以为日向创是不会笑的,后来他才意识到日向创只是不对自己笑,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心里的失落,日向创给他的解释是那些都是他必须摆出的面具。

  

可这次明显不是。

    

   

七海看到了他,朝他微笑,狛枝敷衍地歪了歪嘴角,眼睛移到了电脑屏幕上,他还没有整理好心情。

“少爷,七海她……是我很小就认识的朋友。”

不知为什么日向创就是想解释一下,空气中弥漫着令他不自在的尴尬。

  

“嗯,我是日向君的青梅竹马,请多指教。”

  

日向创诧异地看了七海一眼,七海摊开手。我有说错吗?她无辜地眨眨眼。

  

错是没错,就是他心里那种紧张得恍如偷情少妇的窘迫感是怎么回事……

电脑旁的少年冲她点点头,语气没有什么波澜。“嗯,你好。”

他没有再说话,一字不漏地听着他们的交谈。策划书早就写完了,少年只是装模作样地胡乱敲字而已——他不想面对和谐得过分的那对男女。狛枝凪斗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在乎的东西,他在乎的就只有希望而已,就……只有日向创……

  

他感到胸口闷得快炸了,狛枝烦躁地把自己打的乱码一个个删掉,活着的十七年他都在追求希望,最近他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他到底愿不愿意分享自己的希望?

  

狛枝知道七海千秋这个女人,一年前看到那条短信时他第一次感到嫉妒——他的希望也属于别人。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异常,在狛枝凪斗的观念里,希望是大家的。病态的心理让他对自己产生了厌恶,所以他刻意控制了自己的感情,就在他觉得一切回到正轨的时候,这个女人的出现又将他打回了原形。

  

  

只有日向创,他不想分享给任何人。那个男人……一开始就是只属于自己的管家不是吗?

  

  

“少爷,还没好吗?”

“啊……好了。”

“那我们一起去吃饭?”

  

哈……变成三个人了。

  

他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这个想法让自卑的少年一阵难过。久违的酸涩感又涌了上来,他不禁悲观地推测日向创是否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这个半路跑出来的七海千秋。

     

狛枝凪斗压抑着眼底的敌意瞥了七海一眼,忿忿地应了一句。他不爽得要命,却又无处发泄,只能在日向创不解的表情下粗鲁地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你坐后排,没问题吧?”他故意朝七海露出轻蔑的笑容,言语里并没有和对方商量的意味。

然而还没等她回答,泽田就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诶?少爷?你们用车吗?我载你们~”

等一下,泽田这家伙不是今天要回老家请假了吗?

“我没订到车票,延迟了一天,听说少爷还在公司就来看看……啊日向先生,麻烦你了。”

日向创从驾驶座出来打开了后座的门,他关心了泽田几句,而此时狛枝的眼睛渐渐爬上了黑乎乎的火焰。

  

一路上七海和日向坐在后座聊天,狛枝凪斗恨恨地瞪了泽田一眼,持续散发黑暗的寒气。

  

可怜的泽田缩了缩脖子,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明年狛枝君就要当总裁了吧?”

“嗯,今年四月。”

  

他们来到了一家高级的西餐厅,舒缓的轻音乐环绕在耳边。狛枝拿叉子翻着手里的牛排,偶尔接两句日向问他的话,心情烦闷到了极点。如果没有七海千秋这个女人在场的话,他还能问问日向创之后的打算,关于自己以后成为总裁,他有没有意愿做自己的秘书之类的……而这些事他不愿意在七海面前说。

  

日向创唇边淡淡的笑意像是对他的,又像是对这个女人……无论如何,现实是,没有她在场,日向不会对自己露出笑容。意识到这点的狛枝凪斗愈加强烈地讨厌起七海来。

  

  

他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吃了一顿晚饭,浑浑噩噩地回了家,浑浑噩噩地抓住日向创的肩。

 

“你会笑。”

“少爷……您在说什么?”

“你会笑,可你从来不对我笑,无论我是多么想要为你做些什么……”狛枝自暴自弃般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三年来再累我都忍了,日向君,你是我的希望……而我,依旧是个没用的垃圾吧?你不用反驳我,那没用……或者你对我笑啊!”

  

狛枝凪斗失控的声音引来了家里的佣人,看到自家少爷和管家僵持着他们谁都不敢插话,铃原把他们都赶了出去,客厅在一阵轻微的窃窃私语声后归于平静。

  

只剩他们两个,面对面地站着。

  

这是狛枝第一次对他发火,他很少如此失控地宣泄自己的情绪。

 
日向创想说些什么,他想解释——七海是他的挚友,是唯一和他拥有愉快回忆的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日向能短暂忘记那些事情。而狛枝家是一切的根源——痛苦、罪恶、人性的黑暗。是的,狛枝凪斗是无辜的,但要让自己在他面前露出微笑——这比吞苍蝇还难,日向创不忍心看少年渐渐暗淡下去的瞳孔,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日向君。”

“我没有……”不能想,不能回忆。日向创喘着气,强迫自己甩掉那些画面——实验仓,滴滴滴的机械女声,针孔,每张带着口罩的脸以及下一秒鲜血淋漓的尸体……

“喂……日向君?日向君!你怎么了,没事吧?”他缓过神来,对方摇晃着他的身体,上一秒还在发脾气的少年满脸的担忧和自责,他一把将日向创揽进怀里。“我不问了,我不逼你了日向君,原谅我……我这个渣滓怎么能对你……抱歉,日向君,这三年没有你我早就想死了,我没有怪你,真的没有……”

  
日向创任他抱着自己,狛枝力气意外的大,他不得不平复自己的心情,一边拍了拍他的背,说道:“没事,少爷,我没事。”

  

他失态了,不能再让狛枝靠近了。

    

    

     

[狛枝凪斗好像对我很戒备。]

[是吗?因为我对你的态度不一样?]

[可能吧,他占有欲真强。]

[哈?]

日向创刚洗完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思考七海说的“占有欲”是什么意思。

  
[日向君,我觉得他很喜欢你。]

  

他捏着手机,默不作声地看着窗外,星星点点的地灯点缀在草坪上,借着月光依稀能看见树林的轮廓,黑暗中犹如一只耸动的巨兽。

  

在今天之前,他还能骗自己他和狛枝之间不存在主仆以外的感情。

  

狛枝凪斗在忍,他是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的,少年质问的时候眼里藏不住的怒意,让人心疼的悲伤和落寞混杂在一起,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

   

狛枝确实很喜欢自己,失去父母的他以为日向可以顶替那个位置,事实上男人并没有给他足够的爱和关怀,所以他生气。

  

  

[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吗?]

  

  

日向创转过身,桌上放着的是他们刚拿到的有关XW研究的资料,微风轻轻吹起了纸的一角。

  

——感情是会破坏计划的。

  

他真的不值得,虽然他想不通狛枝为什么会这么信任自己,他希望少年不要再把父爱的奢望寄托在他身上,日向创清楚自己不可能给他。

  

  

[不会,我会想办法的。]

  

  

 

  

    

----------------------

 

 

 

“日向先生:

    AM集团的松山夫妇诚挚邀请您和狛枝凪斗先生来参加舞会,时间……”

      

日向创翻了翻往后的日程安排,熟练地写了封邮件回过去。

      

狛枝问:“我也要去吗?”  

 

他的管家点点头,说道:“出席这种商业性质的社交活动也是必要的,这次就当做练习吧,我们需要提前准备一下。”

  

AM集团和XW实力相当,两家公司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合作,据日向所知狛枝夫妇在生前就和松山家关系不错。

  

不过他们好像并没有参与他的人体实验,日向创对此特地调查过。

  

听到这里,狛枝凪斗放下手里的书,手指轻轻靠在鼻尖。印象里好像见过松山家的人,他们家……似乎有个女儿。他突然感到有些不安,当时那个小女孩是不是一直缠着他来着?

  

“哦对了,松山小姐表示她很期待与您见面。”

  

“唔……”狛枝懊恼地闭上眼,而后对上日向探究的眼神。“没事,我知道了。”

  

  

  

“铃原太太,我们可能要尽快和服装店商量定做一套西装了。”

“好的,我已经和xx实体店联系好了,明天早上就来。”

“造型、礼仪、服装……这些方面都没问题了,还有一个……少爷会跳舞吗?”

  

铃原仔细回忆着,她的神色有些紧张,眉心的皱纹更深了。

    

最后她摇摇头,说道:“少爷不会跳舞,他从小就不参与任何舞会,老爷夫人觉得少爷性格孤僻,最后也就没带他参加过。”

  

日向创拿笔盖轻轻敲着桌子,他考虑了一会儿,问:“女佣里有会跳舞的吗?”

“这……没有,姑娘们都是小乡镇上来的。”

    

铃原眼前一亮。

 

“日向先生,您会跳吗?”

“我?”日向创不自然地拿起手边的玻璃杯。“我会,但……”

“那有您在,给少爷特训一下就可以了。”她露出了笑容。

    

可是日向创笑不出来。

  

在铃原不知所措的注视下,他一口喝光了杯子里剩下的水。

   

  

9.  

   

松山正在试穿从服装店里拿到的晚礼服,她特意挑了这件天蓝的裙子,这很衬她亚麻色的头发。

  

“这样好看吗?”

“非常漂亮!”

  

少女眉开眼笑地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她一直期待着一周后的舞会,期待见到狛枝凪斗。

    

 

“松山小姐,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

“你们想干什么?”

“你喜欢XW的狛枝凪斗吗?”

……  

  

她攥紧了裙子,光滑柔顺的布料从指间泻下,似乎在安抚她内心的情绪。松山雪几乎快忘了那两个女人的样貌,记忆中只有夸张的双马尾和毛骨悚然的笑声,对方声称是JW的人,她同意了这项交易。

   

她觉得一切都太虚幻了,包括那个遇到她们的夜晚,像是一场梦,她不愿意醒来。

  

 

 

  

  

“我明天要给您特训一下交谊舞。”

  

当他交代这件事的时候,狛枝凪斗点点头,表情像极了一个认真的学生。

  

日向创松了一口气,他摸着自己手腕上不存在的表带,回避了狛枝的视线。

  

      

他们在家里的小型会议厅练习,原本摆在这里的桌椅都被佣人们拿走了,大理石地面被水晶灯照得发亮。日向创理了理自己的西装——就是平常他穿的那套,为了让他们都不那么拘束,他只是让狛枝穿着自己学校的制服。

  

看上去就是普通的管家和年轻的少爷。

 

 

 

“您的这只手扶这里……对,然后另一只手……”

  

日向创抓着狛枝的手试图把它带到自己的腰部,另一只手和他相握。少年的手微凉,他似乎也有点紧张,一双眼睛低垂着不知道放哪里好。

  

“少爷。”日向创被他的样子逗乐了,他少有的跟狛枝开起了玩笑,“您不想看我可以理解,不过到时候您可不能这样对松山小姐。”

  

“抱歉……日向君离得有些近呢。”狛枝舔了舔嘴唇,与他对视,“总觉得幸运过头了不太真实……”

  

少年轻咳了一声,随后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再一次抬起头,他的眼角带上了自信的笑意,温柔又绅士。狛枝伸出右手揽上日向创的腰,手指轻轻在他黑色的西服上按压。

  

“唔……手指别乱动,”日向创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瞪了他一眼,“我要是个女的您脸上已经有红印了。”

  

“嗯好,那这样呢?”

 

狛枝凪斗把他向前一带,两个人的距离更近了,他的呼吸覆在日向的耳侧,带着温度的酥麻感让日向创捏紧了手指。

 

“稍……稍微远一点……”

  

狛枝听话的拉开了他,奇怪的是耳侧的触感似乎还没有离去。

  

日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教学的,他机械地引导狛枝跳舞的动作,心里则抱怨着灯光晃的刺眼,会议室闷得让人发热,他的手心甚至都出了汗。

 

好在狛枝学得很快,他们再过一次就能结束,日向暗自庆幸着。

   

最后一首。

  

  

“呐,日向君。”

 “嗯?”

 

一曲即将完毕,狛枝凪斗突然抓紧他的手,他没说话,只是深深地注视着日向创的眼睛。

  

狛枝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少年紧抿着唇,暗绿色的瞳孔痛苦地颤动,那双眼如同深不见底的洞窟,试图将日向创拖入其中。

  

他感到呼吸变得困难,一种溺水的感觉笼罩着他的感官,而狛枝触碰自己的地方却像火一样炽热,烧得他隐隐作痛。整个身体都不对劲,日向创本能地想要逃走。

  

他惊讶于狛枝没有被他推开——或者他根本没有使出力气,所有的意识都像碎片一样七零八落,他只能愣愣地看着自己沦陷在温柔的黑暗之中。

  

“……我喜欢你。”

  

双唇触及柔软的那一刻,终于,日向创体内异于常人的所有反应机制仿佛在一瞬间苏醒了,他猛地挣脱了狛枝的手,捂住嘴退了几步,男人脸上的表情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他没有再停留,径直走了出去,走出了狛枝家的大门。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67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