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沦陷3-6(长篇)

少爷枝x管家创

日向创有神座能力设定,年下,私设比较多(具体见上一章)

大概是个微虐,会有轻度黑化(?)含车

  

前篇:序-2

 主页文集汇总

 

 

3.

 

 

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自那以后,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平淡地相处了五个月。除了对方稍微有点依赖性以外,日向创觉得一切都算正常。

  

或许只是他单方面这么认为的。

  

    

“日向先生。”

日向创回过神,他盖上一叠文件,把它们放入抽屉锁好,随后走出自己的房间。看见门外规规矩矩站着的女佣,他问道:

  “什么事?”

“少爷希望您……去澡堂。”

  

“什么?”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您快去吧,少爷说了,非您不可。”

 

女佣的脸上飞起一抹可疑的红晕,尽管她已经很克制自己了,是的,她并没有显露出多少笑意——前提是日向创没有那异于常人的观察力。

  

眼皮在跳动,男人犹豫了一下,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朝浴室走去。

 

浴室位于一楼书房附近,狛枝心情好的时候会在这里写作业。看来他今天心情不错,日向创经过的时候看了一眼堆在书桌上的文具。

  

“日向君?你终于来啦。”

  

这间浴室很大,进去是两个连着的洗手台和几乎占了快一面墙的大镜子,墙上配有两个喷头,再往里看就是一张半透明的浴帘——现在这个浴帘被打开了,露出椭圆形的大浴缸。说是浴缸,实际上能泡下四五个成年人。浴缸周围米白色的瓷砖光滑如玉,明亮的暖黄灯光蕴在蒸腾的水汽之中。

   

狛枝凪斗背着他坐在浴缸的一旁,两只手靠在圆润的池壁上,少年白皙的肩背瘦削得像个女孩,平日里张扬的白发湿答答的贴在脑后。

  

“您叫我来……有事吗?”

  

鬼使神差的,看到那个背影,心里微弱的火气瞬间就消逝了,日向创的语气显得有些僵硬。

  

“能帮我搓搓背么?”

  

狛枝凪斗偏过头来问他,那双湿润的眼睛像一只可怜的流浪猫。浴室有些热,男人看了他一眼,认命地伸手解开自己领口上端的纽扣,将白衬衣的袖子卷了上去。

  

他坐在少年的身后。

  

“以前也有人帮您搓背吗?”

“没有哦,没人喜欢和我相处,我也不想为难他们。”

  

日向创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作为管家他也是个新手,没有面对过狛枝这样经历的孩子,他思索着要怎么回答比较妥当。

    

狛枝仰起头,清秀的脸上还挂着水珠,他颇有兴致地打量着英俊的管家。从这个角度看,男人裸露在空气中的锁骨就映在眼前,他的视线不由得多停留了一阵,接着盯上了那张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到今晚的日向创有些柔和,就连平时总是蹙起的眉都温柔地舒展着。

   

真的……很好看呢。

  

  

“您怎么会这么想,至少上一任的管家就很关心,”日向创小心接着话,他继续手上的动作,说道,“这里的佣人们是经过挑选的吧,我感觉不出他们对您的偏见。”

  

“但是啊……他们也就是在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吧?”

  

  

少年的眼里滑过一丝落寞,他忍不住抬手摸向日向创耳鬓的发梢,含糊地问了一句:

“日向君,你也只是在做自己份内的事吗?”

  

狛枝的手指触碰到他的脸颊,日向创下意识地想要避开,直到他的视线撞进了一片清明的灰绿,像是一湾沉静的湖水。

  

意识到狛枝看着他的眼神无比认真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无法动弹。狛枝渴望有人发自内心的关怀,男人恍惚中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倔强又天真的少年,被虚幻的亲情刺痛得体无完肤。

 

日向创紧抿着唇,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如果狛枝凪斗还不懂的话,这就颇费脑筋了。

     

  

“啊哈哈……我问的什么蠢问题,拥有日向君这样的希望,已经是幸运至极了呢。”狛枝笑着将水泼到脸上。

 

 

在他的身后,年轻的管家低头看了眼衬衫上的水渍,暗中松了一口气。     

  

  

  

  

[七海,怎么建立起我和狛枝凪斗之间的距离感?]思索再三,他决定请教自己的好友。

    

很快,七海回复了他的消息。

  

[像老师一样?对于这个年龄的少年,老师应该是最有距离感的人了。]

 

日向创戴上耳机,躺在床上认真地思考了半小时。

  

 

 

 

 

 

第二天日向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狛枝坐在餐厅里等他。

 

“日向君今天回来得很晚呢。”

“最近在忙着一个新产品的推广。”

  

他换好鞋,收拾妥当后才到餐厅。耐不过少年的软磨硬泡,日向创对于狛枝凪斗每天等他回来吃饭的做法采取了放任的态度,他一边面无表情地听着少年讲自己学校的事情,挺无聊的,无非就是“谁谁谁真厉害”“自己又怎么怎么做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都托他超高校级幸运的福,一边心不在焉地思考七海和他交流的内容。

  

“日向君,我脸上有东西吗?”

回过神来的时候,日向创才发现自己已经目不转睛地盯着狛枝好久了,他感到有些尴尬,立刻偏过头去。

  

[如果你想树立距离感的话,不如干脆借这个机会多花点时间培养那个孩子呢?下手狠一点,反正他成年之后这个公司就是他的了,我们还不能保证那时候能成功,要是狛枝没有能力的话反而会连累到我们。]

  

日向创一点也不想花时间和狛枝凪斗相处——还不如自己看书自在,当然七海说得很有道理,狛枝显然没有自觉——他什么都不知道,这很危险。

  

XW和他需要共同守护一个秘密,一个沾染着罪恶的秘密。而如果狛枝没有足够靠谱,他不仅保护不了自己被JW钻空子,还可能把日向创拖下水。

   

短短二十秒日向创就已经把未来十年最糟糕的场景想象出来了。他瞥了少年一眼,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甚至是个大麻烦。

  

他下定决心。

   

“少爷,从明天开始,您需要额外的学习了。”

 

  

 

4.

 

为了各种目的,日向创制定的所谓“教学计划”完全称得上严苛,满满地列在书房的墙上,就连他自己都有一瞬间的迟疑,考虑到这是狛枝家的孩子,那份不忍迅速沉进了平静的心湖,连波澜都微小得看不到。

    

“天啊,日向先生,他还是个十四岁的孩子。”铃原太太看不下去了,微胖的腰身护子般挡在狛枝的身前。

  

家里的佣人们窃窃私语,日向创听到他们在议论狛枝对自己那么依赖,管家却这么无情云云。

 

可他才不管这些,沉静的眸子只是注视着离他五步远的白发少年。

 

狛枝凪斗也看着他,双手抱胸,青涩的眉头微皱着。

  

“日向君为了这个计划……很费心地帮我安排的吧?”

  

他有想过这个孩子会装可怜跟自己撒娇,或者干脆拒绝,然后他就能名正言顺地讽刺他一顿,两个人不欢而散。

  

狛枝的眼里全是温柔和仰慕,少年的脸颊甚至兴奋得泛粉。日向创心虚地眨了眨眼,实际上这些事情不需要他花很多心思,他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你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的话……”

“那我接受了。”狛枝打断了他的话,带着他惯有的笑容,不顾周围人的惊讶继续说道,“日向君的心意,我怎么舍得浪费?”

    

居然还能笑着说这种话……他是笨蛋吗……

  

“那……明天开始,我会监督你落实。”日向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迅速走了出去。

    

心底异样的焦躁感像一块裂开的玻璃,他不敢触碰。所幸它很微弱,极快地消失在了接踵而来的工作中。

    

  -------

 

 

 

[他笑着答应了。]

[可惜了呢,日向君,不过就当做一个好事吧。]

  

日向创还是没敢告诉七海狛枝的原话,解释起来很麻烦,男人叹了一口气。

  

少年还在信任他,这和当年的自己有什么两样,固执地追求想要的东西,最后只会遍体鳞伤。

 

 

-----------------------------

 

5.

  

如果有人问狛枝凪斗,他最在乎的人是谁,他一定会说:“是希望哦,对我来说就是日向君。”

    

他每天一放学就赶着回家,一年365天,无一例外。仿佛变了个人,那个吊儿郎当谁都看不透的少年正在远去,或者被埋在了某个很深的角落。

 

“天啊,你爸爸管你很严吗?”曾经有同学问道。

  

“不,我爸爸……哈哈哈哈……”狛枝忍不住去想日向创被叫“爸爸”的表情,他好容易憋住笑,说道,“没有哦,是我想这么做的。”

  

他贪恋着那幅画面——日向创穿着白衬衣,一副很不情愿又不得不奉陪的态度,他的手撑在深木色的书桌上,英气的眉目凝视着自己,用成熟性感的声线为他讲解陌生的概念。

  

就连讽刺自己的话都能说得性感又宠溺,他总是控制不住,好几次盯着他的管家神游。

  

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他想看到日向创更多的表情——因为自己的成长而微微诧异,又企图掩饰的样子。

   

但是那个男人,是超越不了的存在。狛枝凪斗想,真的有日向创不擅长的事情吗?无论自己拼命学了多少,那种望尘莫及的感觉并没有减少。

  

  

  

 

“日向先生,您终于回来了。”

 

日向创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他第一次为了应付商业上的所谓朋友,代替狛枝参加了酒席。

  

对面的老总看他是个年轻新人,又是灌酒又是送烟的,想从他这里套话,日向创谢绝了他的烟,酒倒是无所谓,还没有不加药的酒能灌醉他。只是他没想到谈到后来,对方竟然拐弯抹角地试图挖他的墙角,为了让他死心日向创又费了不少功夫。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日向创冷笑,狛枝家家族产业庞大,家用品化妆品服装品牌都有涉及。

  

而真正令人眼红的,是医药业。

  

客厅的灯已经调到了最暗,佣人们几乎都睡了,只留下一个人迎接他们的管家。日向创走到柜子边拿玻璃杯,给自己倒了水,摆摆手示意那个佣人先去休息。

  

温润的水流滑过他的嘴唇,流向喉咙,冲淡了嘴里的酒精味。

 

他突然很想笑,日向创啊日向创,自从十岁那年和狛枝这个姓扯上关系的时候,日向创就不存在了。

  

狛枝凪斗还要三年,三年之后他才能接手公司,而对于自己是否能在三年内把他培养起来,日向创不是很有把握。这三年,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前来给他们绊一脚,从今天开始,他将是那个站在狛枝凪斗身前为他堵风口的人,即便他再不情愿,他也得这么做。

   

可怕的是一天天的相处下来,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反感,对于保护这个少年,他似乎很快就适应了这份责任。

 

   

[最近少安排需要我出席的应酬,交给xx(原XW公司总经理)]

  

他放下手机,信息提示“发送成功”,日向创疲惫地叹了口气,关上客厅的灯。

  

这时他才发现书房还亮着。

  

他眯了眯眼睛,疑惑地走过去。

  

狛枝凪斗趴在桌上睡着了,少年细长的手臂胡乱张开着,压住了桌上层层叠叠的提纲,每一张上都有细致的标注,蓝笔是他的理解,红笔是日向的批注,而最上面的那几张显然还没有红笔的痕迹。狛枝白皙的脸颊就枕在他的胳膊上,平日里灵动的双眼紧紧闭着,乖顺地发出呼吸声。

  

日向创看着他,有两秒钟的时间里,他什么都忘了,仿佛成了一具空壳。

 

 

  

狛枝那天本来想等日向创回来的,他不顾铃原太太的劝说,执意要留在书房。真是太逊了,第二天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想到,昨晚还要被日向君抱到床上,又给他添麻烦了……

  

啊……被日向君讨厌就太不幸了……

  

狛枝凪斗曾经试着跟日向创提过那晚的事,不过很显然对方不想跟他细说。从那以后,日向创就再也没有晚归过。

  

-------------------------------

 

 

“日向君,我有好好完成每天的任务哦。”

“嗯。”

“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比如夸夸我之类的?”

  

日向创迟疑了一阵,他静静地看着狛枝含笑的眼睛,十五岁的少年已经开朗了很多,甚至和家里的佣人们成为了朋友,他在进步——每个人都夸他,除了日向创。

    

“……”那张满怀期盼的脸,是那么单纯,不像女孩子却很漂亮——日向创差点就要心软。他张了张嘴,霎那间,黑暗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堵住了他的声带。

   

——不要让他产生你们是同伴的错觉。

   

“保持下去再说吧。”

   

  

少年清澈的眼睛蒙上了阴云,他装作不在乎地笑着摆摆手,说道:“日向君真严格呢……”

    

------------------

 

    [他想让我夸他。]

    [你夸了吗?]

    [没有,我希望他能疏远我一点。]

    [真冷漠呢日向君。]

    [哈?这不是你建议的吗?]

   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七海偷偷笑了。

      

          

    

 -----------------------------------   

6.

 

    

    

又是一年,当日向创换掉家里的万年历时不禁感慨。狛枝凪斗已经16岁了,顺利考上了希望学园的他有了一群要好的同学,日向创甚至知道那些同学的名字——狛枝什么都愿意告诉他。

  

他的校园生活,他惹的祸,他考的分数,喜欢他的女孩子……

  

“啊哈哈……别生气,我最喜欢的永远是日向君呢。”

“我没有……”生气,日向创觉得认真反驳的自己很蠢,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说实在,有时候他很羡慕能无话不说的狛枝。

  

而自己什么都不能说。

  

“少爷,您为什么这么喜欢和我说这些呢?”

“因为日向君像希望一样呢……我最喜欢希望了啊,所以我想让日向君多了解我一些。”

    

日向创躲开那道过于炽热的视线,作为管家的男人还是不能理解少年的话,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今年要不要一起去山上看枫叶?]

  

收到七海的短信时,日向创在房子外的高尔夫草坪散心,园丁还在山坡下割草,天边的夕阳染红了远处的山脉,一阵阵微风吹乱了他的短发,混着淡淡的草香。

  

狛枝凪斗听到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无意中一瞥,心绪就全乱了。

  

他从没看到过日向创除了办公做家务和照顾自己以外的一面,活得像个机器,并且从来不说自己的事情,可就是这样狛枝始终认定他是希望,他忠诚、可靠,从不退缩。

  

这条短信仿佛撕裂了日向创人设的一角,日向君会陪一个人去看枫叶,而“七海千秋”,分明是个女人。

 

“今年”,他们以前都是一起去的吗?那他们是什么关系?恋人吗?日向君也有喜欢做的事情吗?为什么日向君从来没提过……

      

他才发现,他不知道他的管家喜欢什么,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什么书、喜欢听什么音乐……

 

他才发现,无论他怎么单方面表达自己的好感,关于那个男人,他还是一无所知。

 

他越想越乱,狛枝凪斗一直以为只要自己专注学习,这样日向创就会多关注他一些——但是这不对。

 

他已经很努力了,他不能再骗自己了——他的管家,在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少年惊恐地想要忘掉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念头,然而他的记忆仿佛一颗漏了气的气球,他控制不了那些回忆——所有的不自然,都有了解释。

 

挫败感让他浑身无力,身体沉重得仿佛要坠入深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作业纸上已经被划出一片黑色的墨迹,颤抖地映在少年绿色的瞳孔中。

  

少年用力地眨着眼睛,控制住鼻尖异样的酸涩感,终于,他深吸一口气,狠狠地把笔拍在桌上,抓起手机走了出去。

  

  

  

“你的短信。”

 

日向创疑惑地接过手机。眼前的少年已经长高了不少,他们的身高只差一个头,而狛枝正在极力避开他的视线,很固执地扭过身去看脚下的草。

     

夕阳已经快下山了,园丁收起割草机,准备下班吃饭。日向创看着明显闹情绪的少年,黄昏微弱的光线打在他布满阴霾的脸上。

  

他不会承认看到这样的狛枝凪斗自己竟然会担心,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看到受欺负的少年总会滋生出一点保护欲。

   

  

“您怎么了?少爷。”

“别叫我少爷,别用‘您’称呼我。”

  

日向创匆匆看了屏幕便把手机放到口袋,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我惹你生气了?”

“……”狛枝凪斗把手指贴在眉心,遮住自己的眼睛,他从没这么混乱过。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想要什么结果,可就是想冲日向创发火。

 

 

可是这样,不就会让日向君更讨厌自己了吗?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站着,他的管家出奇的有耐心,少年冷静下来,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解释。

    

“……抱歉,日向君,你不用在意我说的话……只是一个不幸罢了,我已经习惯了呢。”

“喂……”

“抱歉,请不要再纠结我这个垃圾的话了,日向君真的很好……”

   

日向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狛枝凪斗只是转过头离开了,白色的头发在风中肆动,像极了天边那片火烧云。

  

他没看到少年的表情。

   

 

  

  

[狛枝看到你的短信之后不太对劲。]

[怎么说。]

[他生气了。]

正在直播打游戏的七海千秋默默喝了一口水。

  

[心疼了?]

[喂……我没有经验,万一是叛逆期,我可不想让他变成不良少年。]

[那就去哄他。]

[……]

[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去看枫叶好了。]

[诶?为什么?]

[怕你家被醋淹了]

  

然后七海就以要打游戏为由下线了,日向创看着最后一句话陷入沉思。

  

最后他还是过意不去吩咐佣人给狛枝做了个小布丁。

  

 

半夜三点,日向创的手机亮了,上面是七海的信息:

 

[日向君,我觉得狛枝凪斗可能……喜欢你。]  

 

两秒后,这条消息被撤回了。

 

----------------

tbc

 

 

 

距离下一更应该不会太久(希望作业放过我)

  

 

评论 ( 11 )
热度 ( 151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