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低调,不过坑是一定会填的

【狛日】沦陷1-2(长篇)

私设,日向创12岁的时候被狛枝的父母骗去做了人体实验,由此被卷入巨大的阴谋之中,十年后,隐瞒身份过着普通人生活的日向创再一次受到仇人的威胁,这次,他的任务是保护他们重要的东西,包括他们的儿子——狛枝凪斗……

  

原《日向创的管家生涯》,少爷枝x管家创,年下差8岁。原稿被我拿回去推翻重来了一次,除了一小部分文章以外几乎都重写了。还想着能写完等狛枝生日发的结果根本写不完,写了五万字都写不完,突然席卷而来的作业真是帮我大忙了呢

因为需要再审一遍文,赶着狛枝生日前后先放出一部分,字数太多看着也不方便,我个人很喜欢这篇文所以跪着也要把它写完……这几天真的太忙了没时间修文,可能过一个礼拜才能继续放。

 

后期含一点狛黑化,以及私设任性了,第一次尝试写这种剧情,涉及一些商业的东西纯属编的,不要当真不要当真……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写这么复杂的东西了真是要人命  

  

 主页文集汇总

 

 

 

 

  

   

“实验完毕,实验完毕,舱门即将打开。”

     

机械的女声渐渐在耳边清晰,日向创睁开眼睛,长时间的麻醉让他的头胀得厉害,像一团芝麻糊。身上的玻璃罩正在缓慢升起,过了一会儿,他愣愣地抬起手,凭空抓了几下,确定自己已经恢复了意识。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猛的,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钻进鼻腔。那一瞬间,他浑身发冷,灵敏得过分的直觉正在驱使着他。周围一片寂静——没有带他来的那个男人。除了四散开来的尸体,眼前只有一道开着的门,走廊的灯忽明忽暗,发出“滋滋”的响声。

   

至多一秒,他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人工希望’非法实验室的员工全部遇难!目前实验品未被发现,警方正在全力搜捕!”

    

“据悉,嫌疑最大的XW集团确认与此事无关,集团负责人狛枝夫妇已经发表声明澄清……”

 

他不过只是个渴望才能的孩子,这份渴望,让年幼的他一脚踏进了深渊。好在他的灵魂已经焕然一新,他们称他“神座出流”。

 

 

他不会坐以待毙。

  

  

日向创紧抿着唇,动作迅速地在七零八落的尸体中翻找了一遍。幸运的是,他翻出了一张被血浸湿的员工卡,卡上依稀能看出几个字——XW医药,除此之外没有找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好得很,XW集团被人盯上了,对于只想撇清关系的狛枝夫妇来说,他们引以为豪的杰作——神座出流,成了倒霉的替罪羊。

  

  

  “唔噗噗,可怜的小鬼,不想坐牢的话就跟我们上车吧,去见你想见的人。”

    ……

  

谁也不知道神座出流是何许人也,XW的负责人帮他抹去了所有不利的情报。十二岁的日向创坐在前往美国的飞机上,表情冷漠地看着窗外近在咫尺的白云,暗暗握紧了手。

    

他发誓自己这辈子绝不会原谅那些人,绝不。

  

    

1.

 

日向创是被一封信召回国的,本来他的作品可以在国际建筑设计大赛上崭露头角。

 

栗发青年拿起随身携带的小盒子,将轻薄的透明球片戴在了其中一只瞳孔上,红色的眸顿时淡化为浅绿色,这么看来和另一只眼睛就没有差别了。

  

他从飞机托运的地方拿到了自己的行李,箱子不大,他只带上了自己舍不得丢掉的一些资料和书籍。在进入接机的大厅前,日向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在确保情绪稳定下来后,才拖着行李来到大厅,那里已经挤满了人,人群中时不时发出激动的招呼声。

  

他的出现引来了大部分视线——就算日向创穿着普通的白衬衫和黑色牛仔裤,端正的五官和生人勿近的气场也能使他脱颖而出。

    

很快,日向创看到了来接他的人,这个人他并不认识,XW公司的标志是他们约定的碰面方式。

  

“您好,我是狛枝少爷的专属司机,您可以叫我泽田。” 年轻的小伙子扬着一个灿烂的微笑,眯着眼说道。他看上去和日向创差不多年纪,大概是对方身上收不住的阳光感染了他,男人阴郁的内心出现了一丝裂缝。

  

他伸出手。

  

“日向创。”

“这样啊,以前都没有听说过您……老爷和夫人生前也没听他们提起过,不过看样子您可是个大人物!是从哈佛过来的吗?……啊对不起。”

  

泽田的大嗓门成功吸引了周围群众的目光,他后知后觉地拉着日向创离开人群,来到一辆豪华的奔驰车前。

  

“噢我……我只是奇怪,您放弃学业过来……会不会太可惜了。”

 

日向创摆摆手,他的后背一靠上黑色的真皮座椅就闭上了眼睛,表示自己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一旁的泽田尴尬地抓了抓脑袋,只能把话憋回去。

  

  

狛枝家的主人夫妇意外身亡,老管家在夫妇俩的遗物中发现了一封协议,这才找到日向创帮忙打理家业,并且成为狛枝家独子——14岁的狛枝凪斗的监护人。

   

  

呵……事情过去了十年,XW的人竟然还敢来找自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XW遇到了麻烦。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在一扇木质的咖啡色大门前。打开车门,一阵带着草香的风吹来,他眨了眨眼,很快便清醒了。

  

   一幢美式乡村风格的别墅闯入眼帘,偌大的房子外是一片庭园,连着平坦的高尔夫草地,再过去就是树林和山丘,茂密的梧桐树叶涌出沙沙的声音。

  

日向创皱着眉,深深地凝视着眼前熟悉的场景。

    

  

 

     

     

      

“日向先生,行李已经托人帮您拿到房间了,少爷还在学校,您有什么问题可以先问我。”

 

客厅里,日向创坐在格纹皮沙发上,他接过老管家递来的茶水,茶叶的香气轻柔地抚过鼻尖。  

   

他扶了扶圆片的老花镜,说道:“老爷和夫人刚过世,小少爷平时就阴沉,现在的脾气更是捉摸不透,我真的非常担心。”

 

“我希望您能够让他变得开朗些,最重要的是,您不要放弃……不管小少爷做过什么,我都一直相信他会成为非常出色的人。”

    

日向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就像一个永远不听班主任抱怨的不负责任的家长。

  

直到客厅里最后一个佣人离开后,气氛骤然变得紧张。日向创冷下脸,老管家距离他只有三步远,只要他想,他可以在1秒之内掐住那只脆弱不堪的脖子。

     

“信是你寄的。”

   

那封信上含有一串代码——日向创的实验编号,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所谓的协议不过只是烟雾弹,没有人知道日向创是抱着什么心情来到这里。

  

    

“没错,是我。”

  

冰冷的恨意渗出他的眼底,日向创尽量控制着情绪。“那件事已经封底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老爷夫人死得太早,少爷年龄小,不足以撑起狛枝家的产业,十年前有人想要毁灭XW,现在依旧有,我想过,你是最好的选择。”

  

“你不怕我揭穿你们吗?”他眯起眼。

 

“冷静点先生,我们已经在一条船上了,JW集团的绝望姐妹——我们都是她们的目标。因为她们一直想收购我们的研究,那场凶案就是她们干的,而在警方眼里你却成了凶手,我们也由于那件事暴露了公司机密。我认为你足够聪明,应该能看清楚形式。”

      

“我可以向你保证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们两个,现在的XW一旦被人趁虚而入,我们都没法脱身。等到你把一切都安置好了,你可以随时离开,从此和XW再无关系。”

    

 安置好?他们确实有需要共同面对的敌人,XW显然在十年前就想到了这一点,对方早就留着自己的把柄,日向创明白的,根本逃不过。

  

可以啊,那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日向创不动声色地在心里计划着,表面上不再深究,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换回自己的角色,老管家又交代了一些生活安排。

 

  

刚刚的对话仿佛没有发生过。

  

  

他的房间在一楼,离小少爷的房间只有一层楼梯的距离,里面已经打扫干净,他得在狛枝凪斗回来之前换好衣服——专门为他定制的黑色西服。日向创摸着衣服上乘的布料,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非常合身呢,您看上去很帅气。”

  

男人整理了一下领口的蝴蝶结,好让它别令人那么难受。他第一次穿成这样,不得不说这种一丝不苟的绅士打扮相当衬他的脸——英俊,又显得过于冷静了。微微收腰的西装将他挺拔优雅的身段显露出来,脚下的皮鞋是刚擦拭过的,磨砂表皮映着微弱的光,他抬起手,黑色的袖口刚好盖住了露出的衬衣。最后,日向创不紧不慢地带上干净的白手套,完全没有第一天来到这里的生涩感。

     

“……谢谢。”面对老管家的赞美,他机械地表示感谢,至于那几个躲在门后红着脸偷笑的女仆,日向创只是淡淡地瞥过了。

  

他头上那可爱的呆毛带来的反差萌增添了他的魅力,然而这是女仆们之间的话题,日向创自然不会去关心。

     

“这样,我就能安心离开了。”老管家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虽然我不了解您,不过老爷夫人的决定是不会错的,请……保护好少爷。”

   

说完,他摘下自己的金色徽章,亲手别在了日向创的胸前,然后拍了拍他的肩。

  

  

再过两小时,这个家的新主人——狛枝凪斗就要回来了。日向创在安排好家里的工作后,就听见了门开的声音。

  

一头乱蓬蓬的白发,皮肤也苍白得让人担心,纤细的身板,看不出情绪的微笑——这是狛枝凪斗给日向创留下的第一印象,倒是那副五官非常漂亮。

  

“你就是我的新管家吗?”少年朝他挥挥手,笑得没心没肺:“我叫狛枝凪斗。竟然会来我家,你还真是够不幸的。”

   初次见面就用诡异的笑容讲着些莫名其妙的话,日向创微皱着眉,眼神变得深邃,他隐隐觉得自己感受到了这个少年的“捉摸不透”。

  

“为什么这么说?”

“跟我扯上关系的人都会遭遇不幸,所以啊,我劝你还是赶紧跳槽吧,叔叔你这么年轻。”

  

叔叔……日向创黑着脸告诉自己要冷静。“少爷,我叫日向创,您可以叫我名字,而且我只比您大了8岁……。”

 

“是嘛,那就……日向君,我饿了,赶紧开饭吧~”

   

为什么说“和我扯上关系的人都会遭遇不幸”?狛枝凪斗的话引起了他的好奇。是因为父母意外身亡给他的打击太大了吗?

  

少年似乎心情不错,嘴里哼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一点都不介意日向创看向他的视线。

    

“我不会跳槽的。”

“诶?”

狛枝凪斗抬起头。日向创看了他一眼,接着微微垂下身帮他摆好餐具。

  

“我会帮您打理家务和公司那里的事情,也负责监护您的教育,请不要再说那种话了。”

   

他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基于现状,他还得和XW同舟共济——日向创只想在了解狛枝凪斗之前稳住他阴晴不定的性格。

  

他没有看到少年眼中似乎含着某种情绪的颤动,很快,又消失在漆黑的瞳孔之中。

   

  

  

“会死哦……”

“什么?”

  

他没有回答,过了一阵突然大笑起来,狛枝的眼神变得浑浊,看着对面年轻的管家说道:“我说你会死哦,不在意吗?那个老头没有告诉你我的诅咒?那我告诉你好了,像我这种人渣根本不配和任何人在一起,我的存在只会带给他们不幸。”

  

“我的人生就像过山车一样,意外永远也不会离开我的生活,要么是至高无上的幸运,要么就是坠入绝望的不幸,就连我现在失去了父母……”

“……超高校级的幸运?”日向创蹙着眉,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他在大学里的某个好友也拥有相似的能力。

  

狛枝愣了一下,像是个被大人看破把戏的孩子。

“你知道?”

“这样的境遇也只有这种解释了,真是……明明是个小孩说什么自己的人生。”日向创叹了口气,在心里给狛枝凪斗定下“问题少年”的标签。他摘下自己的手套,从口袋里夹出了一枚硬币。

     

如果不及时处理一下这个孩子的问题,日后可能会给自己的行动带来麻烦。

  

“来试试吧,少爷。”男人的语气十分平静,淳淳善诱。“选一个面。”

“你要选我相反的面?”

“是的。”

狛枝以为他是要试试自己的能力,他轻蔑地笑了:“反面。”

“那,我就选正面。”日向创说完对等待在门口的女佣招了招手:“麻烦你了。”

  

女佣毕恭毕敬地接过硬币,在圆木桌子上转了个圈,三双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

  

硬币转了好久,一两分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而在停下来的瞬间,狛枝感到浑身的血液凝固住一般,他瞪大着眼,甚至忘记了呼吸——

 

硬币立在了桌上。

 

“这……怎么可能……”

“这下您放心了吧?”看到少年的眉毛孩子气地扭成一团,日向创忍不住勾起嘴角。“幸运也好不幸也罢,面对就好了。希望我们以后能和睦相处,少爷。”

  

狛枝眯着眼睛重新打量面前这个气质不凡的男人,对方的视线丝毫没有退缩。年轻的管家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自信和成熟的魅力,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包裹着他。

 

似乎有什么东西……融化了。

   

他不敢再多直视那双浅绿色的眼睛。少年夹起桌上的硬币,内心涌动着说不清的情绪。

    

这就是新的幸运吗,遇见这么耀眼的人。

    

“……就像希望一样呢日向君。”

“嗯?”

“呐,记住你说的话。”

   

  

  

2.

 

  

他期待能有这样的生活——狛枝凪斗能够好好完成自己的学业,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独立自觉。要知道现在的日向创还需要帮这个14岁的小少爷照顾他家的公司,那一点都不轻松,甚至要了他几乎全部的精力,日向创的神经就像一根绷紧的弦,这根弦可能在未来的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得不到放松。

 

  

少年用指尖捏起汤匙的一角,用他自以为很纯真的笑容递了块豆腐到他的嘴边。

  

“日向君,偶尔休息一下,尝尝这道菜怎么样?”

“……”男人皱着眉看了他一会儿,好吧他不应该有那些奢望的,怎么能跟小朋友一般见识。“少爷,我真的很忙,如果您想要有人陪着吃饭的话,我可以让铃原太太……”

  

铃原是狛枝家的女管事,一位年近五十的开朗女人,某种意义上肩负着日向不在家时的各种事务。

  

“啊……果然,日向君讨厌我这种人了吧,我就知道像我这种渣滓……”

  

一旦开启狛枝凪斗说这种话的开关就会无比烦人,日向创忍无可忍地咬住了面前的汤匙,也不管它之前是否被少年放在嘴里。

  

汤匙抖了抖,发出了微弱的牙齿磕在金属上的声音。

  

狛枝凪斗的眼神愣愣地盯着它,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眨眨眼,一笑了之。

  

而此时日向创可无暇顾及他的心思,男人很快移开视线,将心绪沉浸在一沓厚厚的资料中。

  

  

  

过去十年以前的所有资料……都找不到,是被他们的人销毁了,还是被人拿走了,或者藏在什么地方?

  

  

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两个身影,十年来,像鬼魅一般活在自己的意识里,日向创隐隐觉得自己一定会再见到这两个少女——不,现在她们应该已经二十六七了。

 

他也得赶紧行动才行。

   

 ——————

   

   

“日向君,你最近还顺利吗?” 

粉色短发的女子坐在他的办公桌旁,她的手里拿着一叠数据。作为日向创为数不多深深信任着的青梅竹马,七海千秋一直潜伏在JW集团为日向创搜集绝望姐妹的信息。

    

“还行吧……”

“黑眼圈。”她疑惑地歪着头,问道,“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那个孩子比我想象中的粘人。”男人叹了一口气,揉着眉心。

 

看着日向无奈的表情,七海露出了了然的微笑。

   

半晌,他尴尬地转移了话题:“你在JW有查到什么吗?”

“没有,没人知道这两个女人的存在,我找不到异常的数据,JW上头的人做事不留痕迹。”

“怎么可能……她们的目的没有达到,一定会有动作的。”

“呐,日向君,我觉得她们应该是在等一个时机,或者她们在筹备什么,但我总觉得你不是她们的直接目标。”

  

她斟酌了一番,说:“她们不是你的对手,而且XW对她们来说更有吸引力。”

  

“不……没有这么简单。”

 

日向创眼中袭过一束寒光,握成拳的手指微微发白。

 

“我和XW现在分不开了,XW掌握着我的信息,我们有互相的弱点,只能暂时合作,在成功之前我和XW任一方被抓住把柄都要完蛋。”

 

“嗯……”七海身体靠上椅背,微微仰起头,她摸了摸下巴,像是在自言自语。“日向君的目标是XW和JW吧?”

   

“当然,他们需要为当年的事故负责。”他想了想,说道,“我得找到对他们双方都不利,而对我有利的证据。”

  

“那狛枝凪斗呢?”

“什么?”

 

日向创没有反应过来,他不明白七海为什么要提这个名字。

  

  

“你要毁掉他的家产,今后怎么面对他?”

“……”

   

男人沉着脸望向窗外,浅绿色的眸子渐渐覆上了阴霾。

  

“……那是我和他父母的恩怨,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反正总有一天……我肯定会离开他。”

  

七海松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就放心了,日向君,你要小心,日久生情可就下不了手了。”

  

  “哈?”

“当我没说。”

 

  他觉得这不可能,要也不会是狛枝凪斗,他怎么会对仇人的儿子产生感情,更何况那个少年一点都不可爱。

   

七海的话真是莫名其妙。

 

 

tbc

 

 

 

有关公司名字,非常偷懒地用了XW(希望)和JW(绝望)的缩写,感觉比原来的那篇更压抑了一点,没事我觉得看过的也应该都忘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58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