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婚姻保卫战 5

又名——《论一个beta如何技巧性地报复alpha》A狛枝xB日向,狛日已婚,77期生全员警察设定。放飞沙雕想哪写哪文。

私设日向创武力值满点, 大概再一两更左右完结。

 

另一个坑得等两天……(小小声)手生码字速度都慢了

提前声明:不是生子文!!!但是有怀孕暗示

  

个人主页文集汇总 

 

 

 

5.

 

跟踪丢了人,还被下了药,这事对于高级警察来说还是比较丢脸的,左右田甚至还有些恍惚。七海的电话打不通,两人决定先走出这条街,找到他们来时的车再做打算。

 

“别担心,不是你的。”日向创硬邦邦地说道。

“重点不是这个吧!吓死我了,你是什么时候怀孕的啊?”左右田闭上眼睛,一只手捂住脸:“我对我的同事做了什么……”

“冷静点,我们什么也没发生……这件事没有证据,你知我知就好了。”

“喂喂那我们怎么向上头解释跟丢犯人的事情啊。”

“被下药,睡着了。”

“……”

 

日向创疑惑:“比起这个,怀孕的事更让我震惊,我记得自己上一次检查是没怀上的。”

 

难道是什么见鬼的验孕棒“不幸的”坏了?

 

“那你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怀孕?”左右田问。

“嗯,beta怀孕可能性极低,狛枝那个家伙我不放心,所以该预防的都预防了,没想到还是被他的体质打败。”日向创无奈,自暴自弃地说了一句:“现在把孩子弄掉再离婚还来得及吗?狛枝肯定不知道。”

“你冷静一点!!!鉴于我们昨天的行为一旦被发现就是婚内出轨,我可不想被你们的婚姻弄到身败名裂!”

“没事的左右田,要出轨也是那家伙先的。”

“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日向创抿了抿唇,藏住差点露出的笑意。明明是一件挺丢人的事,却有种莫名的报复的快感,使他心情好了不少,既然狛枝凪斗在外面和omega不清不楚,那他给他抹点绿也无可厚非,礼尚往来嘛,况且他和左右田应该也没发生什么。

 

这片市区的早高峰把车道堵了个结实,日向创手握方向盘,一言不发,只有微微蹙起的眉表现出急躁,绿篱的另一边不断有自行车驶过,他看了一眼,默默转回视线。副驾驶的左右田打遍了所有同事的电话,却没有一个人接。

 

“怎么回事?他们都去干嘛了?”

“有点不对,我们昨天被谁下了药?目的是什么?如果是那个毒枭的话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对啊,我们只是睡了一觉跟丢了人而已。”

“难道……有人不想让我们参与什么事?”是狛枝?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转而被更令人不安的猜测代替。

左右田一拍脑门:“是狛枝吗?狛枝为了救我们对吧!我就知道他还是我们这边的!”

“我有不好的预感,关于特案组的。”日向创急忙掏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连线的过程中,那暗示着危险和厄运的嘟嘟声令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就连左右田也开始紧张起来。

  

“喂,雾切警官,我是日向,由于一些原因昨晚我跟丢了目标,现在联系不上特案组,能帮我确认一下他们的情况吗?”

 

他说得很快,亦带着颤抖。听了他的话,对方迟疑了几秒,紧接着用更强烈的语气说道:“你说你跟丢了目标?!不是你发的位置让特案组去抓人的吗?!”

 

日向创懵住。“我发了位置?”

“不是你发的?”

“我被人下药了,刚刚才醒来。”他迅速调出手机记录,果然在凌晨五点的时候不知道谁替自己发了张图片——极大程度上是狛枝凪斗,只有他才能在这一堆代号中找到七海千秋并发给她。

“我知道了,这是个圈套,他们很危险,我马上派人支援。”

“我现在就过去。”路口处车流被分散,拥堵的路况一下子得到了缓解,日向创挂断电话,毫不留情地踩油门冲了出去。

  

跟婚姻的混乱相比,他现在更担心的是同事的安危。直到现在,他都愿意为狛枝凪斗留存一丝信任,他有理由相信狛枝在保护自己,很大可能是在执行卧底任务。不过他是个beta,不是omega,他不需要保护,他要的是尊重。对方一意孤行,无视他感受的行为既让他生气,又让他后悔。

 

所以这天底下真的有人能看透狛枝凪斗吗?我究竟是中了什么邪才会被他吸引?这样的婚姻真的还要维持下去么?

 

 

 

另一边,在一处郊区偏僻的工厂中,横七竖八地倒着特案组的成员。即使是白天,这里依旧荒无人烟,只有大片荒废的耕地和破旧的生产机器,生锈的铁门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响,九头龙捂着肚子,恨恨地瞪着不远处的黑发女人。

  

“少爷,我还能……”

“别过去,我们打不过她。”

 

昏迷的七海千秋被毒贩控制,江之岛盾子笑着安慰他们:“骸姐姐不会杀你们的,我们只要带走这个女的,所以你们听话一点就可以了哦,唔噗噗噗……”

 

“怎么可能把她交给你!”

“哦?那你们是想死么?”

 

站在一旁的短发美女一身军装,她冷漠地活动着手腕,轻松自如,毫发无伤,凌厉的alpha信息素裹在身体周围。

 

看来她就是这个组织的顶尖杀手——战刃骸。

 

“既然人拿到了,我也算完成任务了,我们赶紧走吧。”

战刃骸瞥了他一眼:“你在急什么?”

“啊哈哈……只是看不惯他们绝望的样子呢,真是刺眼啊。”

 

狛枝笑着耸肩,身后特案组的众人眼神都狠厉起来,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小泉咳了一声,说:“你对得起他吗?”

“他?是谁?”

“无关紧要的朋友。”

 

狛枝轻描淡写地答道,可惜江之岛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她一边阴阳怪气的“哦”了一声,一边眯着眼,目光在白发男人和特案组之间徘徊。

 

狛枝挥了挥手,似乎不是很在意江之岛的怀疑。“为了证明我的忠心,我把同事们都出卖了呢,这个女人可是特案组的头,拿她做筹码最合适不过了。”

 

事实上,江之岛盾子是个喜怒无常、做事不按常理的人,却偏偏心思极其缜密。她的计划是抓住特案组的人质当做日后保命的筹码,但谁知道这个毒枭到底想干什么,一个不开心折磨死了也有可能。作为一个卧底,最重要的是获取信任,狛枝毫无办法,团伙中最重要的任务交由战刃骸完成,想得到情报就必须从她入手,至于七海的安危,只能随机应变了。

 

他好不容易才把战刃骸这个女人引出来的。

 

“对了,你说过特案组战斗力很强,我才叫了她来,不会是这个水平吧?”江之岛捂嘴一笑:“难道还有战力没到?可惜了,我对那个人更有兴趣。”

狛枝心里一惊,估摸着时间,正想糊弄过去的时候,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那不如拿我换她,放他们走。”

 

 tbc

 

左右田:“日向,你疯啦!你肚子里的……”

日向:“他狛枝凪斗不是卧底玩得很爽吗?来啊,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评论 ( 22 )
热度 ( 88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