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意料之外(上)

明星AU
接吻笔记梗(详情见《恋爱暴君》)具体设定也会在文中交代
  
把 @废浪  @哱哱!! 两个人点的梗结合在了一起写,很久没码文了望不嫌弃(泪)感谢点我的文!
  

  主页文集汇总
  
正文:
   
  
只要是在接吻笔记本里记录下名字的二人,就会在一天之内接吻并成为情侣。
        
                                        ——接吻笔记
   
   
   
“你逃不掉的。”
  
面容俊秀的白发男子舔了舔嘴角,他把手中的小刀灵活地转了一圈,如同猎人在捕捉进入圈套的小鹿般看着眼前的栗发青年。他的皮肤白皙,在夜幕下像极了吸血鬼——日向创咽下口水,举起枪对着他的脑袋。
  
显然这把枪并没有多少威胁作用,白发男子眯起眼睛,一步步地靠近他,直到他撞到了身后的墙,无路可退。

冰冷的刀片贴在皮肤上,脖颈处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男人精致的五官逐渐放大,似笑非笑的神情说不出的色气,暧昧的吐息挑逗着日向创的神经,要不是那把枪和刀——这会是一出合格的言情桥段。
  
“呐,你不是要拯救我吗?”
  
  
   
   
爱神兔美忙完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打开电视却发现自己追的电视剧快要播完了。
  
“啊……怎么会这样……”
  
她抱住自己的耳朵,这是一个让她难以接受的事实,强迫症怎么可能允许自己错过半集电视剧?!而且还是当下最火的,由两位实力派演员主演的动作戏。
  
兔美不常看电视,却也陷入了剧情里无法自拔。男主和男二本是发小,因为一些变故男二堕入歧途,然后男主付出了无数代价拯救男二的故事。乍一听很俗,但两位演员把相爱相杀的情节演绎得相当精彩,让观众欲罢不能,cp同人更是炒上了天。
  
“啊~~要是狛枝君能和日向君在一起就好了~”兔美边擦眼泪边说出了千万粉丝的心声。
  
“哟,什么??”
“啊,黑白熊!”
  
兔美“嘣”的从沙发上跳起来,警戒地拿起魔杖。那只半黑半白的熊伸出爪子算是给她打了招呼。
  
“下午好,我没用的妹妹,你在干什么?”
兔美拿着魔杖往前一挥,怒目而视,说道:“谁是你妹妹!快离开这里!”
  
黑白熊是爱神界的泥石流,因为其随便任性的态度和恶劣至极的品性被剥夺了爱神的权力,整日游手好闲。
  
还特别难搞。
  
“唔噗噗噗……让我问下,你的接吻笔记在哪里?”
“那是我的工作装备,当然带在身……”兔美掏了掏口袋,突然噤声,脸唰地变得苍白。“我的笔记本呢?!我明明带在身上的……弄到哪里去了?!!” 
   
“唔噗噗噗……答案是——在我这里!”黑白熊从身后拿出一本不起眼的粉色笔记本,晃了两下便扔给了兔美。“顺便,哥哥帮你做了一件好事,不要太感谢我哟~”
  
说完,他就消失了。兔美蹦过去接住了半空中的笔记本,胖胖的小手快速翻过前面的页面,最终停留在最新的那一页。
  
兔美马上意识到黑白熊说的“好事”指的是什么,她“咚”地坐在地上,急得眼泪直掉,两只耳朵无力地耷拉下来。白纸黑字,那是爱神的力量,没有挽回的余地。
  
   
上面写着:狛枝凪斗x日向创。
   
   

  
日向创坐在影棚的一角,手里握着水杯,面色认真地听着导演的指导。下一场戏是整部剧的一个小高潮,算是粉丝福利剧情,饰演男二的狛枝凪斗在深夜闯入他的公寓,告诉男主即将面临的危险,两个人在争执中第一次将彼此的真心流露,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戏份都是在男主的床上完成的。
  
“可以吗?日向先生。”
导演略显担忧地看着他,日向创的颜较狛枝而言英气一些,他之前也谈过女朋友,不知道拍这种剧情会不会不适应。
  
日向创抿着嘴,思考片刻后,他点了点头。
  
  
其实这种戏非常考验两个演员的默契,狛枝凪斗是个出色的演员,就算日向创刚开始会尴尬也能极快地被他带入状态。和狛枝凪斗对戏是一种博弈,令人兴奋,他想,有时候甚至会有种自己真的爱上对方的错觉,入戏太深,他不得不承认,剧里的男主男二之间的情感像极了爱情。
   
灯光师已经准备就绪,因为这幕戏需要酝酿感情,导演尽量让最少的人留在现场。
  
日向创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他的眼神瞟到刚从门外进来的男人,他的搭档——狛枝凪斗。狛枝穿着修身的黑色长风衣,在黑暗中几乎看不到人形,他正摆弄着自己的黑手套,对日向创点头微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高跟鞋吗……”
察觉到对方走路“哒哒”的响声,日向创看了看他的脚下。
  
“啊,没办法……导演说要营造这种人设,老实说,我很难适应呢。”
  
狛枝凪斗无奈地歪过头,苦笑。
  
在导演的指挥下,日向创穿着贴身的棉质睡衣躺在了床上。浅灰色的床单,与性冷淡的房间风格十分相称,他抓过一旁洁白的被褥把自己裹了起来,没来由地感到紧张。
  
就好像有个人要和自己上床一样,日向创当然明白这是在演戏,老实说他连女人的床都没上过,紧张是必然的吧。他安慰自己,同时又觉得沮丧,狛枝凪斗在这方面比他上道多了,看到他的眼睛,自己会不自觉地被他感染,发挥出比平时出色得多的实力。
  
啊啊啊日向创你不要在乱想了!!
  
  
狛枝凪斗就像一只蝙蝠从空中落在了他的窗前,他的衣摆被风吹起,发出轻微的声响。借着微弱的月光,夜视极佳的他还是看到了床上鼓起的身影。
  
他眯起眼,跃进房间。就算穿着高跟鞋,对顶级杀手来说,他们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脚步声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狛枝凪斗走到他的床边,均匀的呼吸声让他判断自己的好友应该是睡着了,然而,就在他的手碰到被子的刹那,冰冷的枪口顶住了自己的额头。
  
“是……你?”
  
栗发的青年满脸的狐疑,狛枝凪斗居然出现在了自己房间——不亚于在鸡蛋里面看见了骨头。他本应该更警惕一些,但是对方的表情比平时柔和了很多,让他感到奇怪。
  
“吓到你了吗?”狛枝凪斗比了个投降的姿势,一脸轻松地和他开着玩笑。
  
日向创皱眉,用枪顶了顶他的额头。
  
按照剧本,狛枝凪斗应该少有的严肃起来,告诉他被别人欺骗的事情,而日向创因为狛枝之前的所作所为不相信他的话,狛枝也开始恼火他的不信任,两个人在短暂的打斗中敞开心扉。
  
不过……日向创疑惑,狛枝凪斗那个眼神真的是严肃的样子么?
  
顺着他的眼神……日向创这才感到自己的胸口凉嗖嗖的……导演你这睡衣领口是不是太低了?!他心里暗骂,表面上却红了脸。
  
然后狛枝凪斗说着说着就直勾勾地看了过来,黑色的手套轻触他的脸颊,问道:“你发烧了?”
  
这不是剧本的内容,但是日向创被狛枝的举动吓了一跳,想都没想就扭过脸,生气地说:“这是你掩饰谎言的新方法?”
  
“我没有骗你。”
“呵……前两次你骗我也是这么说的。”
  
他们贴得很近,狛枝凪斗甚至能闻到日向创身上淡淡的香气,今晚的日向创真的很性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有了这种想法,这在之前演戏的生涯中还从未出现过,就算在再漂亮的女演员的胴体面前,他也能坐怀不乱。这算什么……是我入戏太深了吗?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神游离在日向创裸露的胸口、他弧度优美的脖颈、泛红的脸颊以及一张一合的薄唇。他一边机械地说着倒背如流的台词,一边臆想着眼前人的触感。
  
这让他冠冕堂皇的说辞看上去就是在为耍流氓找的借口。
  
“你不为自己辩解吗?!”
“啊……”意识到他好像发呆了,狛枝凪斗露出他的招牌微笑,说:“对不起,我第一次看到你……这副样子……”
  
这话绝不是在演戏,却让日向创的眉扭得更深了。
  
“你在耍我?”
“如果是上一句话……我道歉,不过我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
“哦,那谢谢,你可以走了,我差点又信了你一次,已经够了。”
  
“啧……”狛枝凪斗猛地抓住他的手腕,还没等日向创反应过来就把他压倒在床上,身下的青年双手被死死地按在床头。
  
这……这是什么展开?日向创心里警铃大作,这个姿势太过暧昧,导演却没有喊停的意思。有时候,演员自己的发挥比剧本来得更加令人期待。
  
日向创对上狛枝凪斗的眼睛,他突然明白了一切——愤怒、占有、情欲,或许还有隐忍和温柔,太过复杂,这让他不得不相信狛枝凪斗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你知道我来找你,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么?”
  
“我……”
  
心跳太吵了,日向创心里埋怨着,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他却窝囊到只有脸红心跳的份。我是不是该反击?他试着挣脱,却被狛枝凪斗按了回去。
  
对方似乎并不想让自己演出这种展开。
  
应该……怎么演下去?日向创流下一滴汗,这种感觉很不舒服,狛枝凪斗看上去对他失措的反应相当满意。轻笑着吻了他的唇,一触即离。
  
“保护好自己。”说完他迅速跳下了床,在日向创回过神来之前跳上窗台。
  
“你,个,混,蛋!!”
“不过是一个友好的吻而已。”他回头笑着为这幕戏圆了场,随即消失在夜色之中。
  
  
“咔!”
    
     
     
  
七天后,兔美家。
    
“啊啊啊啊啊啊居然真的亲上了!!竟然用我的笔记本干了这么过分的事情呜呜呜呜……这样会不会太自私了……不行,对日向君和狛枝君太不公平了!我……我必须去确认一下……”
  
  
   
tbc
  
  
  
下篇主要是戏外的故事。
  

  

  

  

评论 ( 14 )
热度 ( 256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