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圈沉浮(¦3[▓▓] 不弃坑,开坑必填,不混圈,比较圈地自萌,一般情况下评论必回(如有遗漏非常抱歉orz)

(狛日)没落贵族家的爱情

abo 中世纪  一发完结  (这个题目什么鬼)
  
灵感来自游戏“骑马与砍杀”,一切架空非史实,部分背景设定借鉴游戏,没玩过的一样可以看。
    
非常恶搞ooc慎!没有文体没有文笔娱乐产物。
  
娱乐产物!!!
   
   
希望不要被吞了我的天(抱头)
      
  主页文集汇总
   

   
       
       

1.  

从前有一片大陆,被称作卡拉迪亚,这里坐落着六个国家,相互战争,勾心斗角。
   
故事的开始,来自诺德国一个快要没落的贵族家庭——日向家。
  
  
2.
   
日向家在日向创这一辈只有他这一个omega,某种意义上日向创成了家里的救命稻草——如果他能嫁给一个不错的alpha,这样他们就能得到封地。家里的长辈想着,如此一来就能兴旺日向家了。
  
尴尬的是日向创本人不这么想。
  
“日向君,这次的宴会,您一定要好好努力,会有很多王室贵族参加,说不定就能挑到喜欢的。”
  
他的贴身仆从七海一边劝他,一边替他打上了领口处的蝴蝶结。
  
“唉……父亲哥哥他们不去立战功,也不懂得和其他贵族搞好关系,我嫁人能解决问题吗?”
“您不是有个心仪的alpha吗?让我想想……哦,好像叫狛枝……”
“喂喂!”日向创扑过去捂住了她的嘴。“说话小心点!那位大人肯定高攀不起,有人要我就不错了,我哪敢奢望……”
  
日向创眼神暗淡下来,脸色透着些红。他忘不掉,那天,他在国王的庆功宴上看到了那位年轻的军官,那个时候狛枝已经是封臣里的黑马了——短时间内打了十多场胜战,并且攻下了两座邻国的城池,也获得了国王赐予的富饶封地。狛枝凪斗的出现立刻引起了不小骚动,他就像一颗丢进了水里的鹅卵石,身上散发着浓郁而高贵的气息,一时间吸引了所有在场omega贵族小姐的注意。他又是个美男子,风度翩翩,穿着考究的中世纪礼服,松散的微卷白发在脑后搭了一个漂亮的绳结,露出引人注目的五官。
  
日向创迅速做出了判断:脸,我喜欢的,信息素……也是我的菜……他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没办法,生理真是个不讲理的东西,就是沉稳理性不服输的日向创也甘拜下风,沉迷男色。
    
全国最想嫁的alpha狛枝凪斗和一个被国王冷落的吃软饭贵族后代日向创……
    
真是八竿子打不着边,日向创捂着脑袋想道。
   
3.
  
在一家人严格地审视嘱咐过后,日向创踏上了前往宴会的道路。
  
宴会是卡拉迪亚大陆上贵族男女“相亲”的好地方,年轻的alpha会在这里寻找心仪的omega,通常会选择门当户对的交往,然后在双方家族都同意的情况下完婚。
  
而国王举办的宴会就更为华丽了,平时征战在外赫赫有名的军官、贵族大户、竞技场冠军等都会参加,简直是贵族小姐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大集结,日向家更是把那张宴会邀请函看得比家宅还重。
  
日向创穿过一辆辆马车,有些生硬地踏入城堡的大门,在衣着华贵的人群中小心翼翼地穿行。
  
不愧是国王的宴会……他想,狛枝凪斗也会来吗?就算……就算没有希望,能和他说上一句也好。
  
狛枝凪斗肯定是要来的。
  
他穿着皇家骑士的盔甲,应该是刚打完仗急匆匆地赶来的,那一身沉重的铠甲并没有让他显得笨重,反而多了英姿飒爽的气质。狛枝把头盔摘下递给身旁的侍卫,一头张扬的白发散下开来,露出精致的脸庞。
  
日向创立刻就感受到了周围激增的信息素,出自那些魂都要飞走了的omega小姐们。
  
狛枝得到了诺德国王与元帅的迎接和祝贺,人群在他和国王的附近围了个水泄不通的圈儿,日向创被挤到了角落。可恶……他一恼火,也跟着较起了劲往里挤。
  
这一挤,挤出了问题,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挤了个空——不知道是谁推了他一把,他整个人……对的没错,就这样扑到了狛枝身上。
  
然后被狛枝的双手接住了。
  
时间仿佛突然静止……
  
卧槽!我做了什么!日向创慌乱地挣开狛枝扶着的手,脑子一片混乱,正想要解释是有人推了自己一把,智商突然上线让他乖乖吞下了到嘴边的话。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包括国王。不能乱说话,说错话可就糟糕了。他赶紧低下头道歉:“对……对不起,是我太鲁莽了。”
  
“哦?你叫什么名字?”
  
日向创感到惊讶,国王并没有生气,反而心情不错地问他问题。
  
“我叫日向创,国王陛下。”
“日向创……啊,你是日向家的……”他摸了摸下巴,打量着日向创。
  
周围传来细细的议论声,日向创知道这是自己家人被嘲笑的声音。他咬着牙,脑子迅速思考着如何脱身。
  
到底是谁推了我……可恶……
  
“哈哈哈哈……日向创,看你也是个omega,是对这位军官情意深重吗?我很欣赏你的勇气。”
  
说完,他又笑了几句,就招呼着大家开宴席,日向创头都不敢抬。完了,这下日向家丢脸丢出卡拉迪亚大陆了,不仅吃软饭,还生性放 (荡……
  
日向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而当他一抬头对上狛枝冷得宛若面对敌方溃军的眼神,他好看的唇一张一合——“丢人现眼。”日向创人生的第一场单恋就突然结束了。
  
猝不及防,恋爱就像龙卷风,来得没有道理,去的干干净净,留下一片狼藉的……日向创的少女心。
  
4.
  
“日向君你今天宴会……”
“谁都不准提!再提我就出家了!!”
    
狛枝凪斗?谁啊,我认识吗?(冷漠)
  
  
5.
  
   上天给日向创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对,有天那么大。
  
彼时日向创正躲在书房埋头苦读,试图以后自己成就一番大事业拯救家族(自己的节操),反正短时间内是嫁不出去了。
    
   
谁说的。
  
“日……日日日向君!!!”
“七海,我说了吃饭时间再叫我。”
“日向君!!!国……国王把你许给了狛枝大人!!!”
“哦……”
   

噗——??????!!!
  
  
举国震惊。
  
  
日向创呆呆地看着国王亲笔的做媒信:日向创品行端正,年轻有为,胆识过人,对爱情勇敢的追求令人动容,故予以成全,希望两家人能齐心协力,为国家做贡献,我非常期待。
  
字里行间……不,已经浓浓散发出来的虚假和牵强。
  
日向创的母亲流下了幸福的眼泪,高兴得几近昏厥。
  
   
刚看完信,日向创还没反应过来呢,侍卫就报狛枝凪斗送聘礼来了。
  
“这……这会不会太快了……”
“说什么呢创!快打扮打扮!七海!帮忙!哎呀你们都干嘛呢快去迎接啊!!”
  
然后稀里糊涂被人推到房间去了。
  
不不不……这不对。日向创纳闷极了,一进房间就抓住七海的手说道:“七海,狛枝他不喜欢我!”
七海愣了。“你说他不喜欢你?可他不是要娶你吗?”
“哎呀我解释不清楚……总之这件事很奇怪,我不想不明不白就这样嫁了。”
  “可这是国王的意思,日向君。”
  
“……”
  

  6.
  
狛枝骑着白色的骏马,带着他的军队进了日向家的领地,一张脸阴沉得可怕。
  
他,狛枝凪斗,一个算得上是胜战累累的军官了,居然要娶一个全国的笑柄日向创?难道是自己胜战的幸运终于到头了么,这还真是大大的不幸啊……
  
听说那个吃软饭的是个草饼控,狛枝凪斗手一挥:“好了别打听了,那几个装彩礼的箱子全装上草饼吧。”
  
别人家的提亲带的是珠宝布帛肥肉,日向创出嫁……二十年份的草饼。
    
   
我再爱吃草饼也不能当水喝吧???
  
7.
  
日向创精心打扮了一番,其实他长得还算俊秀,然而狛枝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我希望能尽快结婚。”
“好好好……”
“订婚宴会什么的就算了吧,我讨厌麻烦。”
  
其实是觉得丢脸。
  
“好的好的……”
  
日向创的父母已经放弃了思考能力,狛枝凪斗诶!嫁过去何止是不亏!简直麻雀变凤凰了好吧?能嫁就好了裸婚都行!
  
“教堂我已经定好了,明天结婚。”
“什……”日向创不满。
  “好的好的……”
  
这下,日向创是真的生气了,强扭的瓜不甜,狛枝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就算日向创不是个矫情的人,可omega一辈子一次的婚礼,没有谁愿意随随便便过去。
  
“狛枝凪斗!你如果不想娶我就直说,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面对那张气得涨红的脸,狛枝毫不在乎地嗤笑道:“怎么?你们没落贵族攀上别人难道还不满足?”
“你……”
“我确实不想娶你,老实说,你们吃软饭的丑恶嘴脸看得我想吐,我效忠这个国家,为它征战,是因为我想看到希望——这是一个常年被战乱折磨的孤儿的梦想,让诺德国统一大陆是我的希望,为此我愿意成为它的垫脚石,而你……破坏了我的计划。”
  
“我……”
狛枝无情地打断了他的话。“本来,没有你,我可以娶到公主的。”
    
日向创内心: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8.
  
按照习俗,日向创这边也要准备嫁妆。
  
狛枝轻蔑地笑了一声,说道:“带抑制剂就行了。”
日向创瞪他:“二十年份的吗?!”
“你自己看,我不介意你有情人,毕竟我对你毫无兴趣,不过你至少也得保持理智别随便发☆情让我颜面扫地。”
    
日向创:“七海,你务必提醒我保持理智免得我一不小心杀了他。”
  
  
9.
  
两个人的婚礼是在郊外的教堂举行的,狛枝特意挑了一个贵族们都比较忙的时候,这样来参加的人就少了很多。日向创穿着白色的礼服,嘴上再怎么倔,在这庄严的、想象了很久的场合里也是心跳蹦蹦蹦的。
  
对面的新郎嘴边噙着一抹看着很真诚的微笑,好吧,在说“我愿意”的时候毫无感情的语气暴露了他。
  
日向创面对着狛枝,他向来敏感,听到未来丈夫应付般的誓言心就如同被狠狠纠住似的痛。想到自己的遭遇,他鼻子一酸,眼睛霎时就湿了。
  
坚强一点,日向创!你不在乎的。
  
“你愿意吗?新娘。”
  
狛枝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回话,可日向创就像痴了一般,一双眼睛盯着狛枝不放,眼里透着浓浓的哀伤。
  
莫名的,狛枝也感到焦躁。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日向创露出这种表情,明明是个吃软饭的没落贵族,一个没什么防备还不愿示弱的omega……都到这个份上了想干嘛?
  
日向创眼里闪烁的光让他心里一震,一种酸酸麻麻的感觉侵入五脏六腑,他不自觉地加紧了手中的力道。
  
“你愿意吗?新娘。”神父又说了一遍。
  
日向创眨眨眼,也回道:“我愿意。”
  
  
天杀的,日向创凄凉地想道,这场龙卷风还没走。
  
  
10.
  
没有洞房,日向创吃了几片抑制剂就睡觉了。
  
11.
  
嫁入狛枝家的日向创尽量避免和狛枝接触,平时日向创都和七海一起——七海陪过来服侍日向。
  
狛枝婚后和婚前没什么差别,日向也是,两个人的生活几乎没什么交集,外面明眼的都知道日向创是个花瓶——哦不,他们认为叫土瓶比较贴切。所以,狛枝在外面有没有婚外情啊之类的,日向创完全没法保证。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逃出去,关在城堡里当个土瓶子简直不是日向创这种志向远大的人可以忍受的。
  
狛枝去征战的时候,日向创和七海就去搜集情报,久而久之,他发现了很多秘密。
  
比如,狛枝凪斗的地位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高,他性情古怪,又不懂得和别人交际,不少封臣都对他颇有言辞。
  
比如,狛枝打仗总是出奇的幸运,只要是他的对手,天灾人祸怎么也得挨上一个,虽然他自己的脑子也是出众的好。
  
日向创不禁想到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国王要撮合自己和狛枝?就是要压他的威风。这个想法让他背脊一凉,七海想了想表示赞同。
  
“日向君,我们要弄清楚国王到底对狛枝凪斗是什么态度,然后见机行事。”
“嗯。”
  
  
12.
  
“国王陛下,我想……成为您的封臣。”
  
日向创跪在国王的面前,他此行只带了七海陪同,狛枝并不知道他去做了什么——也不关心就是了。
  
成为封臣意味着成为国王的剑,拥有带兵的权力,一战沙场。
  
对日向而言,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好处——自由。
    
  
“哦?不是没有omega成为封臣的先例,我也可以同意你,不过……你已经为人妻,而且我不能特意给omega封地,这会成为别国的笑柄,你考虑考虑?”
  
“我不在乎,就算没有封地,我也愿意为您而战。”
“好!我欣赏你!怎么……狛枝凪斗对你不好?”
  
像是要逃避什么,日向创微微转过脸。
  
omega身上的气息纯正无暇,这意味着他还没有被标记。
  
“去立战功吧!我会支持你,年轻人。”

  
13. 
  
日向创再怎么服用抑制剂,也会有失控的时候。
  
发q期来得汹涌,守了十八年贞操的日向创面红耳赤,他已经是个有权利为自己活着的omega了,却还要败在生理的折磨之下……
  
“狛枝……”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嘴巴半张着,喊出那个熟悉的陌生名字。
  
“日……日向君!”
身为beta,七海脸色一僵,马上关了房门,把日向创从地板扶到了床上,焦急地替他盖好被子。
“日向君,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唔……七……七海。”
日向创半睁着眼看她,遮不住的媚()态让七海红了脸,她也没有看过日向创这副模样,有……有点诱人……
  
“狛枝呢?”
“他在杰尔伯格堡,那里有一场战役,我这就让人送信过去!”
“不,不要……”日向创拉住她的手,近乎哀求道:“不要告诉他,我……自己解决……”
  
“发q期不比往常,怎么解决?”
“……”
  
“难道日向君真的要被别人标记么?”
“不要!”
  
那不就对了。
  
日向创觉得自己快融化了,下身的暖流已经湿透了裤子,最私 ()密的地方正等待着alpha的侵犯。
  
他强撑着理智抓住七海的手,断断续续地说:“七……七海……国王……他想要杀狛枝……”
  
“啊?!”
“我……我能感受到……他害怕狛枝凪斗的力量,我去找他誓忠……这种事情他估计早就料到了……”他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他希望我脱离狛枝凪斗,以狛枝的社交能力……根本没有贵族愿意帮他,迟早会成为众矢之的……”
  
然后他闭上嘴,突然不说话了,似乎在纠结地思考什么。
    
“所以,日向君是要帮狛枝吗?”
  “不……我们不要……扯上关系……”
  
别搞笑了,要是真想帮他,就不会去找国王誓忠了。他和狛枝凪斗还是不要有交集的好,免得惹上一堆事。
  

14. 
  
狛枝是从战场赶回来的,一进门,就闻到了一阵清香,有点像雨过天晴之后芳草沾上露水的味道。
  
香气很轻很细,只有alpha才能轻易捕捉到它,狛枝的视线停在了楼上的房间,良久,唇边滑过一丝笑意。
  
“没想到吃软饭的没落贵族……还能散发出希望的香气。”狛枝扯掉领口的绳结,随意地扫了一眼准备开溜的七海。
  
嗯对,你可以走了。
  
七海激动地出去了,非常贴心地关好了门,她在狛枝身后给了日向创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日向创内心:七海千秋……!!!
   
“你……你不是在打仗么?”
“然后听到自己的夫人成为封臣的消息,回来就是这副场景……怎么,想要色()诱我好让我消气么?日向君……”
  
狛枝故意散发alpha的气息缠绕着日向的皮肤,脱下外套就压了上来,灰绿色的眼睛露着危险的光芒。
  
“你……出去……”
“你是我的夫人,我出去了谁满足你?”
“随……随便谁……”
  
日向创嘴硬。
    
“呵……果然像我这种渣滓……就只能娶你这样的没落贵族吧?”
  
狛枝的眼神暗淡下来,冰凉的指尖触上日向的脸,嘴边的微笑因自嘲而变得苦涩。
  
这不是他认识的狛枝凪斗。
  
“明明这么痛苦,还要一副不服输的样子,日向君,你有时候……真耀眼呢……”
  
狛枝的头发蹭到了他的脸,痒痒的,让他很难受。拜托你能不能别靠这么近啊!日向创心里抓狂中,我可是在发q期啊,你要么就干要么就滚这样有意思吗?!
  
日向创,你要忍住,虽然现在很想投怀送抱很想咬上那个刻薄的嘴唇……虽然现在狛枝帅得很想献出节操……
  
一只狼爪若有若无地抚上自己的大腿,在臀部的下侧揉捏。
    
去他的变态流氓狛枝凪斗!日向创下身一酥,放弃了思考,赤()裸的双臂勾上狛枝的脖子,把那张俊脸压下来就是啃。
  
就算是受也得受得有尊严。(呸)
  
  
15.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成为封臣?”
  
“放我走吧,狛枝。”
  
激情过后,白发军官诧异地看着床边的人儿。
  
“真无情啊,日向君,好不容易和我有了关系,就始乱终弃了吗?”
“是你强来的!”
“可是日向君明明也很主动……啊!”
  
狛枝揉了揉被枕头砸到的鼻子。

“狛枝凪斗!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们两个互看不爽,今天就是个意外,你有你想要的希望,虽然我无法理解那是什么……身为omega,我也想要一个……能给我幸福的alpha,显然那不是你,所以我们给互相一个解脱吧!”
  
日向创走出房间,留下脑子乱成一片的狛枝。
  
  
16.  
  
“日向君,你……被标记了吗?”
“没有!”
    
自此,狛枝凪斗的实力在七海心里打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17. 
  
日向创真的离开了狛枝的城堡,接过诺德国王的密令前往遥远的国家打仗去了。
  
他在用兵和计谋上比不过头脑聪明的狛枝,但是拉拢人心和外交方面就非常厉害了, 最先是七海,时间久了,又有许多优秀的将领入了他的麾下。
  
“罪木,还有药吗?” 
  
他的军队护士长罪木蜜柑常年带着能够度过发q期的药剂,提供给特殊需要的omega比如日向创。这种药有副作用,但是日向已经不想这么多了。
  
“日……日向君,你知道狛枝凪斗……出事了吗?”
  
日向创停下脚步,罪木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觉得那个背景一瞬间变得有些脆弱。
  
大家都知道狛枝凪斗是日向创的丈夫,也都知道他们关系不和。
  
“他中了埋伏,在斯瓦迪亚国的边境,离这里十天的马程。”一旁的左右田和一用手指抠着自己的帽檐。
  
空气突然变得凝重,只有火苗啪啪的响声,窜动的火舌将光亮映照在日向创沉静的脸上。
  
“他现在在哪?”
“狛枝成为了斯瓦迪亚国的俘虏,被关在他们的城堡里。”七海回道。
  
被抓做俘虏……狛枝怎么会混得那么惨?他不是有恐怖的幸运能力吗?又那么聪明,竟然会落入埋伏。
  
“实不相瞒,日向君,是家里以前的佣人秘密传书给我的,狛枝好像是因为你去的斯瓦迪亚。”
“因为我?”
“嗯,据说他当时收到战报,你被围困在了那里。”
日向创皱眉。“可我在这儿啊?”
“所以啊,狛枝是被人陷害了,还是为了救你。”
    
七海冷静地看着他,看着日向创难以置信的表情变化。
  
  
“哎呀既然是boss的丈夫,那就是我们的伙伴,冲过去打他们的城池然后把那个狛枝凪斗救出来不就好了!”
终里赤音说着把自己的关节掰得嘎吱嘎吱响。
  
“很远啊!等我们过去,狛枝凪斗估计已经被折磨死了……嗷痛!索妮娅小姐请……请轻点……”
“不许你说这么丧气的话!现在赶过去或许还来得及!”
这时,七海幽幽地说出自己的看法:“让离那里近些的九头龙去帮忙照应一下,狛枝应该不会这么快被玩死……”
  
日向创:“……”
  
  
九头龙表示一定帮到底,顺便派出毒舌西园寺去边境挑事方便声东击西。
   
  
emmmmm……西园寺是这样用的吗……
  
18. 
  
日向创还是去见他了。
  
两年没见面,再一次相遇已经是在敌国的监狱,日向创买通了守卫一路摸了进来,看到墙角衣衫褴褛的身影。
  
狛枝低着头坐在地上,一只手搭着曲起的膝盖,太香了,从日向一进门,他就嗅到了他的气息。
  
那一夜的缠绵浮现在他的脑海,日向创情动的样子非常诱人——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导致人跑了以后还没搞懂自己的心。
  
狛枝找不到他,用了各种方法。他不知道国王交给日向创什么任务,家里的佣人也没有一个提供给他信息的。只是每次看到国王似笑非笑的神情就无比的焦躁,他渐渐忘了自己在为什么而战,他很迷茫。
  
直到前线传来日向创的消息,他被困在斯瓦迪亚。几乎没有思考,狛枝穿上披风就起兵赶了过去,消沉的双眸久违地染上了神采,让他的士兵再一次看到了两年前威风凛凛的不败军官。
  
而那里没有日向创的身影,有的只是排山倒海的箭雨。现在想来,那条消息恐怕是有心之人放出来的,自己居然警惕性低到了这种程度,真是可笑。
  
  
“狛枝。”
“哈……你终于来了,日向君。”
    
  他抬起头,露出微笑。
  
19.  
  
事情进展快得没有防备,等理智上线的时候日向创发现已经太晚了,刚见面的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流就滚在了一起。
  
身体倒是诚实得很。
  
两年的禁(0欲在遇到狛枝的那一刻,所有的副作用都上来了。狛枝的alpha气息让他的身体迅速起了反应,就像化学药剂的接触一样,情yu的热潮瞬间将他淹没。
  
他用力抓着狛枝的头发,手中柔软的触感证明了现实——狛枝在抱他。他几乎是粗 暴地与自己接吻,像是在确认什么,急促的呼吸扑在他的脸上。
  
“唔……狛枝……等……”
“抱歉,日向君,我可能控制不住……”
  
他把衣服放在地上让日向创躺着,看了看自己突然显得有些犹豫。
  
日向创抓着他的衣领吻了上去。“怎么?你想不负责任?”
  
“怎么可能?我只是在想,这一身脏兮兮的真是不配抱日向君啊……”
“哈?你竟然担心这个?”
狛枝漂亮的眼睛含着笑意,温柔得令人沉溺。“当然,把我的希望弄脏了怎么办?”
“希望?怎么又是这个词。”
“啊,不过不一样了。”
  
日向创白了他一眼,他懒得去纠结狛枝在想什么,反正他说话奇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然而就是会彼此吸引。
  
他用膝盖顶了一下alpha的欲望,下了最后通牒:“我发☆情了,要么你来,要么我要出去拿药了。”
狛枝抓住他的手,脸上写满了疑惑。“药?什么药?”

“抑制剂啊,比较特殊的,能撑过发☆情期的那种……不然你以为……我这两年怎么过来的?”
  
那是什么药……狛枝心里阵阵难受,该是什么样的副作用才会一见自己就热成这样。
  
“夫人辛苦了,以后想拿药尽管找我。”
  
  
20. 
  
“喂他们怎么还不出来,田中!你那边有情况吗?”
  “一切都看似正常,你我等待之人大概是在创造奇迹大陆的神魔军团吧。”
  “你在说什么啊……”
  
“离别多年的夫妻相见肯定要做些大事吧?真浪漫啊~”索妮娅星星眼。
“可他们是在劫狱啊索妮娅桑!不是说夫妻感情不和吗?!”
“啧啧啧……”花村神秘地摇摇手指:“小别胜新婚,何况日向创禁()欲了那么久,场面一定非常——少儿不宜~”
  
  
也不知道回头日向创会怎么处理这些胆子太肥的将领。
  
  
21.
  
“创……你准备怎么做?”
“我要救你出去。”
  
狛枝搂着日向创的腰,轻轻吻他红嫩的耳垂。“呐,日向君……你知道救我出去意味着什么吗?”
  
狛枝的怀抱很温暖,日向创不由得依偎过去,他被狛枝临时标记了一下,alpha的气息给了他莫大的安全感。
  
“我知道。”
“诺德的国王想杀我……哈,可能还不止,斯瓦迪亚国、维基亚国……我招惹的人真是多,真是不幸……”
“狛枝,你之前所说的希望,到底是什么?”
  
狛枝叹了口气,苦笑着说:“日向君,你知道吗?我一直希望这是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
  
“如果能帮助一个国家统一……就好了,所以我才去帮诺德打仗。”
  
“哈……可能我真的是个垃圾……明明幸运地遇到了日向君,却用那种方式伤害你。”
“狛枝,你不是垃圾。”
  
日向创有些生气地打断他的话,狛枝笑了,手掌往下探去摸了一把日向创的腿。
  
“别闹,狛枝!”
  
“日向君真是温柔啊,你不用安慰我的。”
“我没有安慰你,狛枝,等我把你救出去,我们就不回国了,把这座城攻下来,我们自己去统一卡拉迪亚吧。”
  
他的眼神很坚定,让人移不开视线,日向创有着鼓舞人心的力量,而他自己毫不自知。
  
“我的将领和友军足够支持我们干这个事情,而且……我相信你挑事的能力,让六个国家互相残杀,我们一步步吞并他们。”
  
啊哈哈……日向君你到底是觉得我有多恶劣啊……
  
  
狛枝扬起嘴角,这副充满希望的景象……真是让人兴奋。
   
   
“噗嗤……”
“你笑什么?”
“我在想,日向君总算可以从一个没落贵族升级为王后了。”
“狛,枝,凪,斗!!”
    
   
22.  
   
故事的结局,当然是成功啦?——这是一个时间很长的过程我们不赘述了,值得一提的是,狛枝补了日向一个盛大的婚礼,并且很快把人抱到床上标记完了。
  
“然后我们的国王就成了王后痴汉。”
以及——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国家这么和平,其余六个国家老在打来打去。”
  
以及——
  
哇我在写什么玩意儿一大堆的……(心虚)

评论 ( 39 )
热度 ( 282 )

© 希子 | Powered by LOFTER